首页 arrow 主题旅游 arrow 一般性旅游 arrow 黄刀要要这么玩儿 才不算白来一趟   加西网: westca.com | 网站大陆访问入口: 88tours.com
主题旅游最新文章
主题旅游热门文章

打印

  冬天是加拿大的旅游淡季,因孟晚舟事件,入境游市场惨不忍睹,游客和团组数量锐减。达总组织一班地接社老板“考察市场”,大家酝酿了许多目的地,都被达总否决,最后达总力排众议,决定去黄刀市看极光,开发极光游线路。

  西北地区将近一百二十万平方公里,仅四万人,其中一半住在首府黄刀市。卡尔加里飞黄刀的航班一排就四个座位,大家都坐在靠近机尾的地方,达总有些亢奋,手舞足蹈,滔滔不绝。

  达总说印第安人从前多用动物骨骼磨制成刀,后来有个部落发现铜矿,提炼出金属铜,用来打制刀具,远好于骨刀,他们用黄铜刀和其他部落进行物物交换,其居住地就被叫成“黄刀”,就是现在的黄刀市了。老唐觉得把黄刀市叫做“黄刀镇”更好,有点大漠孤烟,仗义行侠的味道。

  

  黄刀镇地处北纬六十二度,靠近北极圈,位于极光环状区内。如果地球是孙悟空的头,那么这个极光环就在孙行者头上金箍的位置。这一环带的城市中,黄刀是唯一既远离海洋,又平坦开阔的地方,一年有二百五十天可见极光。

  达总说极光就是欧若拉,译自Aurora,拉丁文“黎明”的意思,源自罗马神话的黎明女神,也叫曙光女神。极光难得一见,各种文化赋予的含义也不同。

  身处寒带的因纽特人(就是以前所说的爱斯基摩人)认为极光是鬼神引领亡灵进入天堂的光芒,听着有点瘆人。日本人把看到极光当成福祉,能带来好运、幸福、爱情。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按外交部发言人的套路就是“自古以来,古已有之”,自然少不了极光。《河图洛书》有云:“附宝见大电光绕北斗权星,照耀郊野,感而孕二十五月,而生黄帝轩辕于青邱。”说黄帝的母亲见极光而孕,生出中华民族的始祖。《山海经》里的“烛龙”估计也是极光。反正上下五千年,总能找出点若即若离,似是而非的东东来。安慰自己的虚荣心木有问题,忽悠“歪国仁”更是不在话下。

  其实现代科学早已搞清了极光的成因,是高纬度(北极和南极)天空中,由来自磁层和太阳风的高能带电粒子和高层大气中的原子间相互作用,通过地球磁场由巨大的电子云团产生的明亮艳丽的弧形光带。

  

  黄刀镇机场非常袖珍,没有登机廊桥,下飞机后步行到仅一层高的陈旧航站楼。冷风刺骨,老唐打个哆嗦。刚下午三点多,太阳已经西沉,当地导游热情相迎。

  黄刀气候寒冷,游客都要租用一身行头。行前所有团员的身高、体重、鞋号都报上去了,就老唐一人超过二百斤。脸罩、大衣、雪裤、雪靴、手套一应俱全,得有二十多斤,上面都有接待公司的醒目标志。大衣都是“加拿大鹅”牌的,比平时在多伦多旗舰店里见到的要厚重,防寒等级高。

  老唐那件“大鹅”是崭新的,标签还在上面,大概少有老唐这种高大肥胖的客人,人家专门现去买的。来加拿大快卅年了,老唐还没穿过“大鹅”。离晚上集合还有几个小时,导游建议大家抓紧时间休息,养精蓄锐看极光。大家纷纷回各自房间,老唐募然回首一瞥,见导游避开众人目光,悄悄刷卡进了达总的房间。

  晚上九点,大家全副武装,个个显得臃肿笨拙,有个老板把酒店的枕头和毯子都带上了,说是靠车窗太冷,要格外包裹一下。车行几分钟后就出了城区,周围漆黑一片。营地离城将近三十公里,是个标准的光猛大屋,绝不输给多伦多富人区的豪宅

  茶水,热巧克力,小点心,烤好的驯鹿肉等均已备好,达总兴致颇高,拿出在瀑布酒庄买的冰酒、葡萄酒,屋里的气氛马上热闹起来。刚开始吃喝,导游在门口喊了声“极光来了”,大家蜂拥而出。

  

  但见天空上轻轻一痕绿色,像只扫帚,自下而上,越来越宽。几分钟后,颜色变深,边缘更加清晰。大家争先恐后地拍照,老唐拿的是达总淘汰的旧手机,啥都拍不出来。团里有几位老总乃摄影高手,长枪短炮地大拍一气。达总手持最新版华为Mate 30 Pro手机,拍照效果极佳,给团里的美女们拍了不少。

  只一会儿功夫,极光开始变淡,渐渐消失。大家进到屋里,继续吃喝,达总又老生常谈地大侃自己的光辉经历,导游听得格外认真。午夜已过,极光再未出现,大家略带遗憾地返回酒店。

  白天的主题是冰钓。黄刀镇位于大奴湖畔,要先乘雪橇走挺长一段起伏不平的小径才能到达湖面。四辆雪橇,分由四部雪地摩托牵引,五人一辆,单单多出老唐这个群众,达总指示老唐站在他那辆雪橇后面,那是狗拉雪橇时掌舵人的位置,两边有尖头锚铁,踩下去可以刹车或控制速度,其他人都是坐在雪橇里,就老唐一个人站着。 

  


  雪地摩托开起来挺快,草地上、树林中的冰雪凹凸不平,颠簸得厉害,老唐个子太高,重心不稳,弓着腰双手紧握扶把。耳边风声呼呼作响,眼前雪花纷纷飘落。一到冰冻的湖面,雪橇立马平稳起来。到达冰钓处,坐在雪橇里的二十位老总都抱怨雪橇太颠,大家都是前胸贴后背羊肉串一般紧靠在一起,身子向后倾斜,尾骨吃力。

  所谓冰钓,确切点说应该是在冰上用拖网捕鱼。拖网有三十几米长,半米多宽,首先要用冰镐打开两头的冰洞,因为每天都在同一处开洞,洞口冻得不是很结实,比较容易凿开。

  解开一边洞中的纲绳,从另一个洞中把网拉出来,一条条活鱼随网而上,老唐数了数,有五十多条,最大的一条有一米长。导游说今天不算多,经常都是过百条。午饭自然是全鱼宴,鲜美可口。

  

  当晚是“极光狩猎”,就是乘车到几处极光观察点等待极光。接连换了三处,都没看到极光,有点出师不利,大家不免灰心丧气。车行至最后一处,是个河滩,刚下车就看到侧后方一片绿光,和昨天扫帚形的极光不同,这极光成弧状,有几条,似乎还在翻滚,虽然还有些月光,但挡不住极光的色彩。远处树林上方另一道极光呈扇形、放射状,十分精美。大家立刻兴奋起来,开始拍照。

  白天大家参观了西北地区议会大厦,黄刀镇政府,里面有很多介绍材料,英国女王、查尔斯王子都曾到访这里。这里的黄金、钻石都挺颇有些储量。镇上居民多是各级政府的雇员,原住民超过一半,他们看上去有些像华人,可惜不少是大麻爱好者,街上寒风中时常飘来浓浓的大麻气味。

  晚上大家再次来到前晚的那个豪宅别墅,静待极光。预报上说今晚极光会不错,导游经验丰富,说大家人品好,今晚会有惊喜。借其吉言,一会儿天上就出现两条弧形极光。摄影高手们早已支好三脚架,风景照、集体照、个人照,一下子照了上百张。

  

  那极光时时变换,如幻似梦,“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主席的诗句恰合此时此景。极光不只是绿色,旁边还有淡淡的红色,红绿相间如水墨丹青,浑然一体。无尽的天幕中,繁星点点,高高在上,星空下几道极光慢慢地辗转奔腾,眼前高大的云杉和黑松在极光背景中更显得率直挺拔。老唐觉得整个身心都格外清爽,晶莹剔透。接连三天的极光今夜最好,圆满呀。

  返程的飞机上,达总格外安静。一路上闭着眼,戴着耳机,反复听着台湾女歌手张韶涵的歌曲《欧若拉》:魔力北极光 ,传说的预言,原来就是恋人的眼光。红橙黄绿蓝,五彩的欧若拉,爱就在心中,相信就是永远。

转载:加国无忧 


本文从互联网中收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原作者有任何疑问请及时联系网站管理员,本站将立即予以纠正。

评论

仅注册会员可以发表评论.
请登录或者注册

Powered by AkoComment 2.0!

< 上一篇   下一篇 >




WESTCA Technology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 北美中文网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 苏ICP备08006909号
Code powered by Mambo; Logo designed by Vivian 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