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rrow 旅行游记 arrow 落基山脉地区 Canadian Rockies arrow 在洛基山脉中宁静致远   加西网: westca.com | 网站大陆访问入口: 88tours.com
文章分类
首页
景点介绍
主题旅游
旅行游记
Hiking 线路
旅游常识
其它国家
相关文章
旅行游记最新文章
旅行游记热门文章

在洛基山脉中宁静致远 打印
跳转
在洛基山脉中宁静致远
页面 2
页面 3

  班夫缆车和班夫镇

  离开牛仔公园,别克Lucerne继续西行入山。放眼四望,高速公路旁是大片的草地和树林,这大片的绿色直扑进群山,在山腰以下挽成一片翠绿,山的更高处是裸露的褐色岩石,山顶则是白雪。别克Lucerne追逐着这些硕大的山体,在穿梭不尽的层层迭迭之中,无声无息地进入了深山。

  在一座依山傍水的高尔夫球场进食午餐后,我们在驾车,弓河漂流和乘坐缆车登山游览几个选项中选择了后者。

  我们在班夫镇南侧的班夫缆车(Banff Gondola)场随缆车登顶,在山顶远眺,西南面有2270米的硫磺山(Mt.Sulphur),东南是2948米的郎德峰(Mt.Rundle),东面是2995米的吉胡阿峰(Mt.Girouard),北面是2998米的瀑布峰(Mt.Cascade),这些白色的峰峦以巨浪之势向四面散去,凝重得几乎静止于天际。在这连绵不绝的群山中,任何拍摄技巧都显得微不足道,我们无法录下其壮阔,只能放眼望去,刀削似的山体裸露于阳光之下,植披在山间匍匐,有的山坡似乎被岁月之刷重重地扫过,岩石上留有清晰的斜斜的刷痕。山脚下,几条蓝色的河流像玉带一样飘落在班夫镇,又在更远的地方汇集成湖。

  在缆车山顶360度环形观景台上,十分有趣地指示着世界各大都市的距离和方位,让你在白雪无尘的高山之上,还能想见自己熟悉的城市。这里距北京8725公里,方位是西北322度,距上海9313公里,方位西北311.9度,距纽约3379公里,方位是东93.7度。

  别克Lucerne也具备这样完善的导向功能,我们在山中行驶时,已经使用了卫星定位系统,在设定目的地之后,每到一处转弯前400米,一个清脆的女声总是提醒我们别忘了拐弯。后来,我们在进入卡尔加里城时,又使用了它的OnStar Turn-by-Turn街道导引系统,它引领我们穿街过市,顺利抵达入住的酒店。

  而此时,这一切功能都没有作用,我们乘缆车进了山,五辆别克Lucerne如入展厅一般,一字排开在山下的停车场。山上下起了冻雨,寒冷再次袭击着我们这些纽约客。藏民有话说:每一座山都是一个神。当这么多的山神汇集在一起的时候,人还能不消声匿迹吗?

  我们回到班夫镇,这大概是世上最受大山厚爱和围堵的小镇了。数百米长的班夫小街南北连接着前后两山,镇内礼品店林立,游人穿梭其间。这里加拿大最古老的商号-成立于1670年的哈得逊湾公司的分号,也有近来日益流行的日本寿司店。行在街上,你在任何一个角度抬头或回眸,都能发现形态各异的山体在逼视着你。

  古老的马车行于街上,街道中央有三种旗帜,上面分别有代表班夫国家公园形象的不同图案:太平洋铁路上奔驰的火车,姿态笨拙的黑熊和一种在路边随处可见的印第安人油刷子草(Indian Paint Brush)。

  城堡山和小松鼠屋

  离开班夫镇逆弓河向西北更深的山间而行,不久我们便路遇令人震撼的城堡山。

  其实,如画的风景一路在我们的高速行驶中铺开,山峰一时如被天犬撕咬,蓬头垢面呆立路边,一时如一块多彩的纪念碑,抖抖擞擞耸立湖畔,在我们以为已经濒临审美疲劳的瞬间,我们遭遇了城堡山。

  高达2766米的城堡山在高速公路的东侧出现,我们远远地便惊叹它的巍峨壮丽,它因酷似欧洲中世纪的古城堡而得名。其城堡状的悬崖,水平重叠的岩层,加上城墙被侵蚀风化的沧桑形象,勾勒出城堡山历经的几亿年的岁月风霜。

  城堡山山头相连,峰峦相叠着蔓延开去,不见边际。远看,山体与山体之间的转换自然得体,没有任何突兀感,恰如我们脚下的别克Lucerne的刹车系统,只需脚下轻轻一点,速度就在不经意间转换了。

  城堡山是班夫公园里最奇特的山峰,也是加拿大横贯高速公路上最令人难忘的路标。它由南而北,绵亘十数公里,我们的别克Lucerne在山间飞驰,车感之轻,一如在班夫山中心态轻松的我们,平稳却如数亿年的城堡,四周宁静得只听得见风声,别克Lucerne恪守着大自然宁静的规律,却在沉默中和群山较着耐力。

  傍晚时分,我们来到了弓河(Bow River)的源头。风蚀沙化的山峰露出一条条缝隙,堆积的砂土从山腰坠入碧绿的弓湖,甚至还有白雪还残存砂土之上,亿万年大山的残酷变迁在这里被凝固,并被我们撞见。弓湖的北面,是夺山口而出的弓箭冰瀑,那固态的冰瀑似乎永远不能爆发,它只能高涨着让冰雪一点点地化为脚下的涓涓细流,再像蛇一样蜿蜒着流入弓湖。

  我们在班夫公园里住宿的唯一一夜,就在一家叫着Num-Ti-Jah的小木屋,这是一间有着红色屋顶的山林小屋,Num-Ti-Jah在印第安土话里是小松鼠的意思。这间小松鼠屋原来的主人是被誉为洛基山传奇的吉米-辛普森(Jimmy Simpson),印第安人给他的绰号是Nashan-esen,意为“走得快的豹熊”,因为在19世纪和20世纪相交的年月里,他总是穿着滑雪鞋在雪上飞行。

  驾驶五辆别克Lucerne的记者陆续来到小松鼠屋,韩国裔的记者感觉Lucerne的操作性能好,舒适;TVB的记者很幸运,他们几乎撞上麋鹿,这让他们试验了一把Lucerne优质的刹车性能;美国记者路遇黑熊,大概是别克的宁静没有惊动它,他们和黑熊相伴了片刻;卡尔加里的摄影记者是一个印度裔小帅哥,把别克Lucerne开得风驰电掣一般;多维的记者感受最有诗意,驾驶Lucerne如行在水中,有涟漪起伏,十分宜人。

  这一晚,小松树屋使人们返朴归真,这里没有电话,没有电视,没有电脑,只有风蚀沙化的沙尘跌落弓湖的碰撞声,还有冰瀑无法爆发的喘息声,班夫山里的夜静得可以听见传说。


< 上一篇   下一篇 >


WESTCA Technology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 北美中文网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 苏ICP备08006909号
Code powered by Mambo; Logo designed by Vivian 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