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rrow 特色栏目 arrow Hiking线路 arrow Sea to sky/Whistler/Pemberton arrow 雨一程,雪一程,身向蓝色那畔行-Wedgemount Lake自虐游记行   加西网: westca.com | 网站大陆访问入口: 88tours.com

雨一程,雪一程,身向蓝色那畔行-Wedgemount Lake自虐游记行 打印
跳转
雨一程,雪一程,身向蓝色那畔行-Wedgemount Lake自虐游记行
页面 2

有关Wedgemount  Lake的Trail信息可查看下贴:

http://travel.westca.com/content/view/546/52/

 
如果说Garlibardi Lake的蓝色是玲珑剔透,那么Wedgemount Lake就是那种更加温润厚重的蓝。好比妙龄女子固然可爱,但是端庄少妇也会给人一种动心的感觉――在看了lulu和牛仔他们拍的Wedgemount Lake的照片后,我被这种“成熟”蓝色打动,萌发了前往一窥美色的念头。

这个念头正好与lulu“三去、四去”的念头一拍即合,于是呼朋唤友,拉起队伍,决定在长周末成行。

一、仓皇出行,遗忘我的“另一半”

为了这次能够拍些好的片子,决定扛上三脚架,同时带上大小“老婆”――一台DC,一台胶片。准备到了湖边,选好角度,架子一支,大干一场了。

出行前晚,惦记着那片蓝,竟夜不能寐。

早晨一觉醒来,竟然已是6:10分,与hi友ops约定6:30去接他,时间不多了!
匆匆啃了几口面包,抓起东西就开车往外跑。

6:31分,顺利接到带着墨镜很cool的ops,又前往UBC接mike,开到半路,忽然感觉忘了什么东西在家里,等到想起来,心里不由一沉――我带了三脚架,电池,相机遥控器,但是就是没有带相机,我把我的“另一半”忘在家里了!

再回去拿是不可能了,与mike约的是7:00,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前开,失落感愈加强烈,为什么每次出去camping都会不带相机!

7:00看到mike,他看了我的老爷车觉得不牢靠,于是我们决定把车停在他家车库,开他的四驱车去。

二、 雨量由小转大,坡度越来越陡

很快与lulu她们在Shanon falls的停车场会合了,见到了传说中的河童,一口流利的京片子使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她居然和我来自同一个城市。她们对我忘记了相机表示了极度的诧异和失望,很快Bronton也发现他自己没有带相机电池。

一行七人三辆车上路了,天阴沉着个脸酝酿着一场大雨。

途经BrandyWine meadow,看到大群的加西hi友们在入口等候,见到了好几张熟悉的脸,真想下去打个招呼。

车过Whislter,边上就是绿的让人心醉的Green Lake,两年前我曾经单枪匹马开到湖边拍暮色,如今时过境迁,物似人非。发现Green Lake的北部与它的南部相比有截然不同的风味。南部湖面开阔适合拍落日;北部湖面狭小平静,倒影精致,如果能伴上些许晨雾,应该是仙境的感觉-看来到了秋天的早晨这一趟外拍是必不可少了。

一路上Mike不断地给我们讲述他的北极冒险之旅,惹得我们惊叹连连,真是“吾生也有涯,而玩也无涯”。

在whislter village往北大约11公里处,看到了Wedgemount的提示牌,再往前一点,向右转过BC铁路,就开上了去trailhead的小碎石路,这条路高低不平,很多深坑是普通房车的噩梦。Lulu和gopher他们两部车开到中途实在不能再前行,只得停在比较开阔的地方提前开始hiking。这时Mike的V8专业四驱充分发挥了它的优势,他把整个车的底盘升高,过沟壑如履平地,一路稳稳开到了trail head。我心里也暗自庆幸我的老爷车的底盘避过了这一劫。

收拾停当就开始往山上进发,开始几百米的路程非常的轻松愉快,坡度平坦,土壤松软,大家有说有笑。不一会老天开始翻脸,淅淅沥沥地下起小雨。根据以往的经验,山里下点雨也是正常,等雨云过去后就会停的,大家也不以为然。

谁知行至中途,雨势越来越大,不得不拿出防雨外套来穿上,而里面的衣服其实早已经湿透了。上山的坡度也越来越陡,这才知道103上写的7公里拔高1160米并不好玩,基本上没有“之”字形的缓冲,全都是石头和树根组成的陡坡,再加上每人都差不多背了30磅以上的包,更不容易控制平衡。Bronton开始戏言下到停车场还来得及,然而没有人停下自己的脚步。

手足并用攀上一个大石坡,遇到一白人mm撑一把伞从后面赶上来,一问方知她与她的男朋友约好在山顶相会,真是“古有尾生抱柱而亡,今有鬼妹冒雨赴约”。又想起上月在爬Black Tusk时,用望远镜看到一对白人情侣相互帮助登上冰川,在山顶相拥热吻。看来浪漫不分国界,各有各的精彩。

怀着无限羡慕敬佩的心情目送那对健美修长的小腿消失在视线中,我们又开始向峰顶冲刺,最后一段极陡的土坡由于下雨,已经被冲刷的湿滑泥泞无比,只能非常小心地抓着路边的小树草根慢慢攀爬。山风夹着雨水吹来,浑身就好像在冰窖中一样。

三、 登顶,“不识蓝湖真面目,只缘身在此湖边”

兴冲冲地登上峰顶,终于看见了小木屋。开门进去,整整一屋子的人,挤进去的感觉又让我体会了一把当年在上海挤上下班高峰期公车的情景,除了可以勉强立足之外连转身都困难,大家身上鞋里都是湿漉漉的,地板也是湿漉漉的,空气中也带着湿气。

Mike和Ops见状连忙退了出去,说是去勘察一下湖边有没有合适的地方扎营。过了20分钟,他们回来无可奈何地说没有找到湖。Lulu一听就笑死了,我们就在湖边,怎么会找不到湖呢?大家一起推门出去,果然此时整个山谷里寒气彻骨,大雾弥漫,10米以内不能视物,也难怪他们找不到山谷底部的湖。隐约从雾的缝隙中能看到那一抹诱人的蓝。

Lulu和河童两人配备了最重量级的装备-零下18度和23度的睡袋,所以决定将小木屋有限的铺位让给我们没有带帐篷的人睡。见识了外面的寒冷,原本打算在外扎营的Mike和Ops也决定加入住小木屋的行列。小屋的管理员见我们人多,便警告我们说今天人特别多,我们必须和其它hiker们share床位(总共只有6个),最多只能睡3个人在里面。

喝完lulu带来的姜茶,身上顿时暖和起来。开锅做饭,午饭保持了历次backpacking一贯的腐败,有lulu的奶油贝肉汤,我的奶油蘑菇汤,gopher的牛肉卤蛋,各种牌子的方便面、三明治、鱼肉猪肉罐头若干。手里一刻不停,炉子一刻不歇,嘴里也不断地吃着这样那样的东西。香气惹的邻桌的白人们不断地朝我们这边张望。

吃饱喝足,外面还是大雾夹雨,什么都干不了大家只能爬上阁楼一字躺开休息,只留Ops和gopher在下面枯坐。Mike很快进入了梦乡,我总觉得小屋里氧气不足,特别是上层让人感觉窒息。于是我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带我的+7度睡袋穿上羽绒服去和Wedgemount Lake亲密接触。此话一出得到了所有同志的强烈反对。Mike说他带了-7度的睡袋尚不敢到外面露营;Bronton说不想变成冰棍就乖乖在里面呆着。我脑子此时却浮现着晚上小木屋里各国口音的鼾声此起彼伏,大家紧紧贴在一起连翻个身也要喊口令的情景。宁可冻死也不睡里面!

大家看我意志坚决,就嘱咐我如果晚上如果实在受不了的话赶紧跑进来睡,Bronton和Mike会帮我腾地方,我的好老乡河童还决定把她新购帐篷的第一夜送给我,而她自己和lulu去挤一个双人帐。有他们撑腰,我更有肆无恐,一心打算创造海拔2000米使用+7度睡袋在外露营的记录。Ops和gopher也决定加入露营的行列,这样原本打算睡里面的5个人一下就变成了2个人。

四、 夜宿风雪,终于明白了Gopher的真正含义

雨停了一阵,趁着天色未黑,匆匆吃了晚饭后,我和Gopher背着camping用具,跟着lulu河童下到山谷湖边的宿营地,搭完帐篷后开始下雨,Gopher还在那边摆弄他的“帐篷”。我穿上羽绒服,发现包里干裤子已经湿透,袜子也是湿的,干脆就只穿了短裤光着脚钻进了睡袋。

睡意浓重但却一点也睡不着,帐外雨越下越大。雨点打在帐上发出清脆的声响,迷迷糊糊中我仿佛回到了当年在婺源夜宿彩虹桥的帐篷中:那夜头枕着千年廊桥下潺潺的水声和雨声睡了香甜一觉,本来很浪漫的,结果早上被阵阵臭味弄醒,一看原来是乡间老农挑着满满粪担从我们几人的帐篷中间蜿蜒而过J。几年后和当时一起camping的朋友坐在一起谈及此事时还大笑不止。

夜里雨声渐止,远处隐隐传来冰川上瀑布的水声,时而有石头“隆隆”地从山上滚下来,声音回荡在山谷里,湖面上,久久不散,为这个冷清空灵的夜平添了几份肃杀的气氛。

这样的夜里不应入睡,回忆一些过去的事情是很绝妙的。冰冷的湖水会静静地倾听你的心声,并把它默默融入自己的蓝色中。湖水那么蓝,里面该融入了多少人、抑或多少大山的心声啊!

胡思乱想了一阵,回忆起纳兰性德的一首词来:“山一程,水一程,身向逾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词牌名已不详,此情此景,倒也贴合词意。

半夜出帐去方便,夜是伸手不见五指,站在远处只有lulu她们的帐篷和自己的帐篷隐隐可见。咦,Gopher的帐篷呢?我朝他的地盘走去,到得近前发现自己脚下已经踩在他的“帐篷”上,天哪,这哪是什么帐篷,简直就是一个大睡袋,里面套一个小睡袋,外罩一层铝膜。我以为自己睡7度的睡袋就够厉害了,看了Gopher的帐篷,自觉不如,忽然想起“gopher”的含义就是地鼠的意思,难怪这家伙打地铺都不用帐篷。

Gopher和他的帐篷, 注意左边一小摊就是




< 上一篇   下一篇 >


WESTCA Technology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 北美中文网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 苏ICP备08006909号
Code powered by Mambo; Logo designed by Vivian 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