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rrow 特色栏目 arrow 旅行游记 arrow 落基山脉地区 Canadian Rockies arrow 路易斯湖 维多利亚的眼泪   加西网: westca.com | 网站大陆访问入口: 88tours.com

路易斯湖 维多利亚的眼泪 打印

艾伯塔省旅游局主席辛蒂在接受采访时告诉我,她最喜欢、最乐于享受的生活其实很简单,就是在路易斯湖畔的餐厅里喝一杯咖啡,呆一个下午。这一个下午,路易斯湖的颜色如同心情——正午时,湖水是欢腾的奶白色;下午,变得渐渐浓烈,深蓝深蓝;黄昏,当湖对岸的维多利亚雪山“抹上黄油”(当地人对“日照金山”开玩笑的说法)的时候,湖水越发幽静,似乎也要沉沉睡去。“或许,它真是一面可以读懂你我的魔镜。”

清晨7点,当我离开房间、下电梯路过酒店大堂吧时,路易斯湖出现了。记得在墨西哥奇琴伊察时,我所住的旅店的罗马拱门不偏不倚地“罩住”了远处的玛雅遗址;门,成了风景的画框。而这一次,路易斯湖选择以同样的方式与我初见,完全没有少女的羞涩。她穿透一排落地拱形窗,连同背后的雪山一起,以海啸般无法抗拒的气势涌来……等到我终于将急促的呼吸平复下来,细细再看路易斯湖时,她似乎也安静了下来,瞬息万变的晨光将窗格换成了宁静的油画。

因不由分说地选择了湖畔的最佳位置,路易斯湖费尔蒙城堡酒店的上镜率甚至高过班芙的“兄弟”。在加拿大,百年历史的城堡凤毛麟角,因此几乎每个游客都会将它和冰蓝的湖、背后的雪山选取在一个画幅内,克隆一下地道的阿尔卑斯风情。酒店的内饰风格也是阿尔卑斯式的:巨大的吊顶、曲折的旋梯、高悬的鹿头,弹拨着竖琴的女子……大堂最显眼的地方悬挂着英国维多利亚女皇的女儿——路易斯公主的肖像。在落基山,自然法则与伦理谱系具有相似性,路易斯湖身后有一座海拔3464米的雪山,巨大的山屏与蓝色圣湖组成一幅天地和谐的画卷,而路易斯湖的湖水恰恰来自这座雪山,于是顺理成章,所有人都能脱口而出雪山的名字——维多利亚。

在那个看得见风景的餐厅用过下午茶后,在落基山里行走了12年的专业向导布鲁斯(Bruce)加入了我们的队伍。虽然落基山没有转湖的习俗,他仍坚持要带我环湖一周,用一个轮回完成对这片山水的致敬。泥泞的土路是狼、驯鹿、黑熊、人类一起踩出来的,尽管越来越多的游客已经令狼和黑熊逃遁,出于安全考虑,布鲁斯还是在背包上系着熊铃。乒乓球拍大小的奇异蘑菇、中空的树根、飞跑的野兔、倒在水里的落叶松、冰川搬运到湖边的大石……布鲁斯告诉我,1882年的某天,太平洋铁路公司的勘探师威尔森也正走在类似的场景中,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阵阵雷声,印第安向导告诉他,这是冰川消融坠入大湖的声音。威尔森很兴奋,要向导立刻带他过去,向导则一头雾水地告诉威尔森,这个湖的印第安名字是“没什么鱼的湖”,对于印第安人而言,湖的一切价值就是鱼,既然没有鱼,威尔森何必还那么执着。不过最终,勘探师还是找到了这个雪山环抱里的大湖,并将它命名为翡翠湖。1887年,为了表达对路易斯公主的敬意(路易斯公主是当时加拿大总督的妻子),才将湖最终定为今天的名字。

向公主致敬或许只是一个礼仪,不过对于在落基山众多冰川湖徒步的户外爱好者而言,确实有一套向威仪的自然致敬的“规矩”。布鲁斯就教会我最简单的一种,他从湖里拾起两块小石子,互相摩擦之后,石子表面起了一层粉末,将粉末在脸上轻轻涂抹一下,就是对这片山水最好的礼数。这粉末又意味着什么呢?布鲁斯解释说,在冰川作用、搬运作用和湖浪作用之下,湖里的石子相互摩擦,形成悬浮物。悬浮物“口味挑剔”,吸取了阳光中的大部分颜色,只留下蓝绿两色,完成了华丽水色的酝酿。

(转载:国际在线)


本文从互联网中收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原作者有任何疑问请及时联系网站管理员,本站将立即予以纠正。

评论

仅注册会员可以发表评论.
请登录或者注册

Powered by AkoComment 2.0!

< 上一篇   下一篇 >


WESTCA Technology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 北美中文网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 苏ICP备08006909号
Code powered by Mambo; Logo designed by Vivian 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