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rrow 特色栏目 arrow 旅行游记 arrow 落基山脉地区 Canadian Rockies arrow 落基山秋游随团攻略(易良原创)   加西网: westca.com | 网站大陆访问入口: 88tours.com

落基山秋游随团攻略(易良原创) 打印

金秋长周末来临,估计不少网友会抓住最后的机会(冬季里很多山区景点是不开放的)千里跃进大别……呃不,是这个这个……落基山(The Rocky Mountains or Rockies),咳咳。这个落基山哪,距温哥华确有千里之遥,海拔也在两、三千米之上,地形地貌与气候均不同于大温地区及低陆平原,故出行前旅友们须做足备战备荒之功课,互相之间通风报信、传传小道消息、递递小纸条等等都是很必要滴。老朽不才,愿为前驱,抛砖引玉,各位看官有钱的……呃不,有盾的捧个盾场,没盾的捧个人场,哈哈……

俺们斯8月28日跟了美*团出发滴,全团48银,年纪最大的已届八旬,最小的小朋友才八岁。团长导游叫John,老家西安,一口流利的英语说得比国语还溜,广东话虽不正宗,但足以乱真。“我的团长我的团”老老少少,浩浩荡荡,自早晨六、七点起便一路沿飞砂河谷向东狂奔。飞砂河谷一带,一路并无惊喜,大伙的心头笼罩着一团阴云,为哈涅?因为呀,天气预报说班芙一带未来这几天都是下雨天……

时至正午,进入基隆那(Kelowna)打尖。奥肯纳根(Okanagan)湖畔的过火山林遗迹勾起了老朽对数年前那场山林大火的惨痛回忆(当时的消防队员被随风向突然掉转的林火围困在山头,绝望之际被逼跳入身后悬崖下的奥肯纳根湖才侥幸逃出生天)。旧伤未愈,又添新愁,眼下碧西省的森林正被害虫入侵,很多山林三分之一甚至一半都已被虫害摧毁。看见公路两边原本郁郁葱葱的松林现在满目疮痍,团友们心情愈发郁闷。

包餐的午餐是一顿中餐,六菜一汤,3.5个荤菜,2.5个素菜,店家(金*酒楼)厨师的手艺对挑剔的食客来说只属中等,您要是不挑剔呢,奏一点问题没有。本来呢,旅游团又不是美食团,团友们都很通情达理(尤其是俺们团,大部分游客是从东岸飞过来的,客随主便,就更不挑剔了)。坏奏坏在谁让温哥华(有人译成“玩酷窝”)是美食天堂呢?温市大小中餐食肆林立,水准自然傲视天下,竞争激烈嘛。这就惯坏了温市出来的游客,嘴刁了些,有个美眉奏抱怨:“那豉油鸡还不如我妈做的好吃。”看来是个妈妈的宝贝闺女,一点委屈受不得。其实这一家餐厅的豆腐蒸蘑菇味道还是不错的。出了大温地区确实不太好找中餐馆了,所以平时口味要求比较高的朋友,忍耐个三、四天吧,“理解万岁”嘛。

不愿包餐的团友在基隆那这一站的午餐是很容易自己解决的,车奏停在市中心,到处是快餐店。奥肯纳根湖的风景也不错,俺们端着相机瞄了半晌,也没有逮着传说中的“熬过破锅”(Ogopogo)湖怪,遂悻悻而去。

包餐?不包餐?这是个问题。

从俺们的实地考察结果来说,老朽并没觉得旅行社和导游方面从中有什么大不了的利益纠葛。怎么用餐是团友们可以出行前就自由选择的。问题出在随团旅游是要一路赶场的,真个是风尘仆仆、披星戴月。有几个用餐时间旅游车只能停在一些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休息,人生地不熟,如果团友们各自为战,一是很难找到可意的餐厅,二是对几十号人马的大团来说,解散、集合、等银、找银是件很烦银的事情,“我的团长我的团”都不太乐意在这上面浪费本来就不宽裕的时间(随团旅游的时间确实是非常紧凑的)。好在,上了车我们才发现,原来包餐是可以灵活掌握的,即团友可以在某几个地方随团吃包餐,而在另几个地方单独开小灶(或者自带干粮都可以),既省钱,又省事,皆大欢喜。导游是可以在团友上了车之后再个别沟通,定下来在那些地方一起吃饭,哪些地方自由活动的,至少我的团长John在我的团里是这么做的。我的团里有两位女士是素食主义者,团长就帮她们选了几个自己用餐不方便的地方随团行动,单炒素菜,其它地方奏放任自流啦,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离开基隆那市中心,我的团长率领我的团在继续东进的途中开进一个酒庄,品尝加拿大久负盛名的特产——冰酒。这个酒庄的风水看来不错,坐落在奥肯纳根湖畔,周围的葡萄园错落有致。电影《云中漫步》"A Walk in the Clouds"中落日余晖下的葡萄园让我印象深刻,在这个酒庄我们可以看到山寨版的《云中漫步》场景(该酒庄还有一座山寨版的金字塔,这也是他们的地标)。电影中的浪漫故事是虚构的,而这里的浪漫则是现实。我们的大巴到的时候刚好赶上一场婚礼,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还以为我们满满一车老少不是新郎的亲友团奏是新娘的娘家人呢。团长说这个酒庄除了当垆卖酒,还是个办婚礼的热点,景色好,美酒更是管够。这里哪位弟弟妹妹准备办喜事的?可以考虑考虑这个地方,够浪漫啊。

此酒庄的冰酒品尝是免费的(有的酒庄要收3~5块钱,因为成本实在打不住),我们试了两种,一种白,一种红。俺感觉白冰酒更香甜醇美一些,红冰酒多少还带着一点红葡萄酒特有的涩味。酒是真不错,价格也把俺吓了一跟头:白冰酒要80块枫旗国现大洋,红的更恐怖,103刀(均为375毫升瓶装)。车上一个多伦多来的小伙子跟他老丈人打小报告:“太贵了,安省最顶级的冰酒才40块。不过这里的红葡萄酒不错,买了两瓶。”丫啥时候偷尝了红葡萄酒俺还真没发现。出门旅游,带点当地土特产是人之常情,俺倒是计划着捎两瓶冰酒回来附庸风雅的(俺不能喝酒,纯属叶公好龙),可“玩酷窝”市内的冰酒价格俺是有印象的,最多不过39.99元/瓶,多伦多小伙子的情报印证了我的记忆。老朽当时觉得这酒庄的刀子也忒快了点,宰人太狠了。(后记:整个旅程很多惊喜,唯独酒庄的价格让俺一直耿耿于怀……直到昨天,俺回到温市缓过劲之后钻进酒坊再次调查取证,才赫然发现原来常见的Vidal白冰酒卖40元是不错,而Riesling(俗称“雷司令”)白冰酒确实要卖到80块枫旗国现大洋!葡萄品种不一样,品质、价格奏大相径庭了。况且,该酒庄的葡萄是有机种植的,这年头只要沾上“有机”二字,身价奏扶摇直上啦。看来是老朽老眼昏花,错怪了酒庄,特此为其平反昭雪,钦此……(慢着,酒庄自己也有责任,为啥非要卖大瓶,不卖小包装的礼品装呢?价格可以下来一半,针对游客的销售额会倍增,至少免费品尝的成本可以找回来嘛,营销学看来学得还是不到家呀)。那个多伦多小伙子的情报看来也是水货,小子,你老丈人叫你回家吃饭。)

落基山之行,无非是看山水,尤其是大名鼎鼎的露易丝湖。可是团长不经意间泄漏的军情让老朽起了疑心,他说:“其实我们碧西省也有很漂亮的湖,甚至可能比露易丝湖更漂亮。”这可能吗?离开酒庄不久,团长指着高速公路右方的一片湖水嚷嚷道:“看,我没说错吧?这就是卡拉马尔卡(Kalamalka)湖,比露易丝湖怎么样?”团长看来是激动得昏了头,他看过无数次露易丝湖,俺们可还从未能一睹其芳容呢,怎么比呀?但是,这眼下的卡拉马尔卡湖确实是……动人心魄!俺从来不在旅游大巴上照相,一是窗玻璃会造成色彩失真、折射变形、反射人影等等干扰,二是晃动的车厢会造成相机抖动,这个太考基本功了。但是这一次我破例了,因为卡拉马尔卡湖并不是本次旅程预设的景点,大巴飞驰而过,一刻不停,不拍奏没机会了,而那湛蓝的湖水是如此迷人,以至于老朽终于把持不住,抄起相机抢拍了两张,作为情报资料保存。列位看官手下留情,请勿拍转,这张照片不是作为摄影作品贴上来的,请仅仅视之为情报,供大家考虑有机会来一次卡拉马尔卡湖自助游时参考。露易丝湖再美,那是邻家阿尔伯塔省的佳丽,而卡拉马尔卡湖是咱碧西省的,俺们怎么说也是娘家人啊,要追星也要捧自家闺女嘛不是?后来上网查资料时发现,卡拉马尔卡湖的湖水甚至会在一天之中发生不可思议的色彩变化,从蓝到绿,从绿到蓝,变幻莫测(原因是湖水中溶解和沉淀的方解石对光线起了反射、折射、甚至对某些光谱进行吸收等等作用)。唯一遗憾的是:

湖边有熊。

您不怕熊宝宝?好样的,俺也不怕。

那么蛇……您怕吗?

响尾蛇呢?

一声叹息!卡拉马尔卡湖地处小沙漠地带,当地省立公园特意警告旅游者:响尾蛇出没!

可惜了……

挥泪告别卡拉玛尔卡湖,俺们团穿过一片狩猎区。团长说打一头熊牌照可以通过竞标卖到3500~4000块枫旗国现大洋,罪过罪过!这种缺德事通常是南边的邻居花旗国杀手爱干的,他们过去不差钱的时候(美元兑加元1:1.5甚至1.6)常常成群结队地携枪带炮过境打猎,屠杀我枫旗国可爱的兔、羊、鹿、狼、熊等等野生动物,枫旗国官府为了蝇头小利,开门揖盗,以至生灵涂炭、哀嚎遍野,何其可恶、可耻、可鄙、可恨!如今花旗国闹金融危机了,杀手们差钱了(美元兑加元1:1),哭穷了(丫的活该),来得少了,实为吾枫旗国万兽之福。

出了狩猎区,远处警灯闪烁,看来有事发生。驶近一看,一辆重型加长集装箱卡车翻倒在路边的丛林里。看地上的轮胎印痕,该失事卡车是从对面的车道失控迎面滑过我们的车道逆行,而后扎进路边丛林的,还铲倒了一排小树。看来当时反向车道并没有车,否则两车迎面相撞,后果不堪设想。早就听说通往落基山脉的高速公路事故频生,尤其是在冬季,路况极为恶劣,更是时有车祸(几年前一个台湾旅游团在这条路上因路面结冰大巴失控撞毁,伤亡惨重)。今日见此情景,团友们心中不免忐忑。团长此时爆料:“中午在基隆那吃饭时遇到了公司另一个团的导游,我纳闷啊,你不是回程吗?回温哥华应该走甘露市那条路哇,怎么跑这儿来啦?那个导游告诉我甘露市那条路出车祸,封路,堵上了,这一堵车就不知道要堵到猴年马月了。团里有好多位东岸双飞团过来的游客,要赶夜里十点的班机回东部,机票是订好的,哪能等啊?只好掉头绕远路,从基隆那回温哥华。虽然兜了个大圈,但时间刚刚好能算出来不脱离预算,要是堵在那里傻等,等到天亮也未必能放行。”

高!实在是高!(事后证明旅游团在设计回程路线和时间时是留有余地的,东岸过来的朋友如果航班是九、十点钟以后的夜班机(俗称“红眼航班”),可以放心游玩,只要不发生几条路同时堵上这种小概率事件,不会误了回家的行程。别忘了,从阿尔伯塔回碧西省的回程要跨过一条时区分界线,时钟拨慢一小时,这就争取了60分钟的时间呢。)

夕阳西下,我的团来到了鲑鱼湾(Salmon Arm)。路的两边是一派田园风光,我们居然看到了十几头牛在头牛的带领下,排成一字纵队,踏着夕阳,整整齐齐地、在没有牧人管理的情况下,自行回家。鲑鱼湾湖畔的P酒店,奏是我的团今晚的宿营地。放下行李,老朽抓住大队外出用晚餐前的十几分钟间隙,冲到湖边想拍几张照片,因为,俺发现,湖边有……

鹰!

那鹰生的是非常漂亮,头、腹、尾均有黑白相间的花纹,鹰嘴、鹰爪锋利无比,尽显阳刚之气。这种鹰比白头雕(Eagle)个体稍小,比隼(Falcon)稍大,生活在水边,估计是鱼鹰(Osprey),跟鹞(Hawk)也很像。可惜天色已晚,光线不足,无法拍出清晰照片。

晚餐在一家中餐馆(翡*楼)吃的自助餐。既然地处鲑鱼湾畔,鲑鱼(即三文鱼)的菜式自然是少不了的,店家倒是不吝惜原材料,可惜用蒸的方式烹调的三文鱼失去了这种鱼特有的色香味,如果能改用烤或熏的方式要好一些。服务员是三个西人小美眉(此前的基隆那和此后的黄金镇都见到西人在中餐馆里当服务员,这在温哥华是十分罕见的)。华人喜欢喝热水,不习惯用餐的时候喝冰水,这时可以到服务台去问她们要开水。

餐罢回到酒店休息。夜幕下,透过窗子就能外面的湖景,月光皎洁,雁鸣声声,心旷神怡。酒店是四星半级的,房间里可以无线上网,免费的,当然你得自带笔记本电脑。大堂里有公用上网电脑,但是要信用卡付钱的。浴室里备有洗发露、护发素、香皂和电吹风。牙刷、牙膏、拖鞋要自备。中央空调的噪音有点大。第二天一早还要起来赶路,所以还是早点休息为好。

出门在外,第一个晚上总是睡不好的(环境变了,总有个适应的过程嘛),辗转反侧,一夜无眠,正在烦恼之际,突然……

感觉床在震动……不对,是摇动……

霎时间,一个恐怖的念头闪入脑海……


北美旅游网,北美中文网版权所有,未经同意严禁转载!一旦发现,违者必究!

评论

仅注册会员可以发表评论.
请登录或者注册

Powered by AkoComment 2.0!

< 上一篇   下一篇 >


WESTCA Technology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 北美中文网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 苏ICP备08006909号
Code powered by Mambo; Logo designed by Vivian 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