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rrow 特色栏目 arrow 旅行游记 arrow 落基山脉地区 Canadian Rockies arrow 深嵌在加拿大洛矶山中的翡翠   加西网: westca.com | 网站大陆访问入口: 88tours.com

深嵌在加拿大洛矶山中的翡翠 打印

以前我没少见过水泊,不管是中国大陆的西湖、太湖、鄱阳、洞庭,还是中国台湾的日月潭、瑞士的日内瓦湖、德国的天鹅湖、美国的大沼泽等。定居在多伦多以后,北美洲的五大“连池”以及周边的众多小湖沼等,亦更是多次踏访寻幽过,所以论起湖来算是够得上一点“有料”可以“夸夸其谈”的。

不过,在不久前去了趟班芙、见识了那儿的一连串雪山湖之后,便老老实实、“噤若寒蝉”了。坦白地说,昔日所领略过的那些个泊泽,除了大小、岸沿有些个分别以外,在湖光姿色方面其实并没有什么本质性的差异。唯独这洛矶山脉高峡中出的平湖迥然不同,让我惊为天水,大有“班芙归来不看湖”之势。

拂晓的弓湖:静

游洛矶山风景区,徜徉、登高饱览岭色之余,另外一项重要的观光内容便是赏湖了。由于这里的美湖如云,时间则有限,就只能捡那些有点名气的湖先下手了。而华人旅行团一向密集安排行程,无一例外,旨在最短的时间内争取览阅尽多处的景物,主客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无可非议,否则不会成团的。所以是日一天之内,我们要一路奔袭四个湖泊,也就不足为奇了。幸亏早在报名入团之际大家即有了不怕苦累的思想准备,现在终于进入了实战阶段,顺理成章。于是摸黑起床、清晨五点就发车,开始了含辛茹劳的湖景涉猎。

才七点钟,我们便抵达了近八十公里外的头一个目标——弓湖(Bow Lake)。这个躺在冰原大道边上的最大湖,此刻似乎还没睡醒过来,仍旧在静静地沉酣着,却让鱼贯而来的人们不免“怜香惜玉”起来,有点舍不得打搅“睡美人”的好梦。此湖长约2.4公里、宽1公里,深50米,水域阔而流长,质清碧绿,如同镜子一般的平整,山与林的倒影如画,漂亮极了。

湖那边的弓峰高高矗立着,披着星点皑皑雪衣,银光闪烁;稍远处的鸦爪山顶,垂悬下来一条冰川,就是著名的乌鸦脚冰河,它原先有三个分叉,很像乌鸦的脚趾,故而得名。惜现在因为温室效应而消融掉了一支,失去了千载万年来“趾高气昂”的神气。

再转目还可见周围环绕着另外两条冰河:弓河冰河和瓦普达冰河,它们一起成为了洛矶山第一大河--弓河的源头。而这条因大明星梦露主演的电影《大江东去》而蜚声于世的名河,因为湖、河边上生长的冷杉树木质坚硬,适合于造良弓射猎,故被印第安人一并均称为“弓”。它们带着洛矶山光湖色的无限秀丽,一直向东奔流到卡加利,再与其它的河水汇集,最终流进哈德逊湾、交融于北冰、大西洋。

而我们身后的红瓦客栈,隐蔽在绿林之中,半抱琵琶犹遮面;树梢上偶尔传来几声婉转悦耳的鸟啼,划破了拂晓的凝谧,在空谷中悠悠回音,似乎把人带回到万年前天初地雏的浑沌时光里。

我们轻轻地走在湖边的砂滩上,探手进入明净的湾泊中,感受一下冰川之水的体温,果然凉凉的、滑滑的,十分的惬意、爽快。这是洛矶山众湖中为数不多的人可以零距离接触的“龙潭”,所以大家无不“抢滩先抚”,浸淫在与万年冰川握手挽臂的幸运之中。再遥看那厢的冰舌下,清晰可见白瀑挂前川,绵绵灌注着雪水入湖,构成银河落九天的美妙奇景。而高大的山崖如同扇扇屏风,纹理峡沟淌下来的碎屑或称“土石流”,直冲进、堆积在山脚下的湖边,大概也是当年冰川移动剃刮山体的遗迹吧,却令山色别具一格。

正凝视着呢,恰有几片白云飘来,拦腰遮住了山头,煞是好看。远处又传来低沉的雷声,那边乌云密布,看来是下阵雨了,但是这儿却天亮地干,这种“东边日出西边雨”的意境,恰是洛矶山中风云无常变幻的真实写照。

上午的沛托湖:幽

离开弓湖不久,汽车折进了幽谷,不一会儿便到了一处静地。大家弃车步行,穿过前方茂密的森林,小径尽头豁然开朗,一座险峰倏地露出了峻容脸庞。更奇的是在它的脚下,蛰伏着一泓碧水,深不见底,它便是被誉为“最上镜”的湖:沛托(Peyto Lake)。据介绍,这个湖是在海拔1800多米的峡谷里,亦属于冰川湖泊,我远瞅着它的形状,酷肖一只巨大蜥蜴的肥厚前肢,不过“Peyto”一字,却是早年这一带的一位开拓者导游兼管理员的姓氏,是为纪念他而名此湖的。

急急地下到半山腰的展望台上,我们凭栏观看:只见万仞沟壑,靓湖横卧,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靛蓝的水,尽管以前见过崂山北九水的潮音瀑深潭号称“靛缸湾”,但水并不怎样湛蓝。这里的好像掺合了油汁似的那么浓郁,油汪汪的,又仿佛是孔雀蓝釉。以往只有在度假地的游泳池中见过这类似的色彩,可那都是池壁被涂了颜料衬托反射的而已。现在的这方圆五平方公里的大湖,却是浑然天生的一泓靛水,令人疑为“天池”里的琼浆玉液,不得不咂舌惊讶,叹为观止!

环绕着湖一圈的是墨绿尖耸的针叶树林,好像是上帝故意给湖泊镶了一道茸茸边,把它烘托得愈发俊秀妩媚。其旁兀立的峻岭就是冰原大道的最高点——弓峰(Bow Summit),此时旭日东升,柠檬黄的阳光斜照在峰头,将山体染成橙橙金色,配着蓝天白云,倒映在湖水当中,油画一般的影像,妙不可言。也惟有早起赶来方能邂逅此景,当天光大白的时候就没得这柔和的色调了,所以今日少睡点回笼觉、来抓拍这难逢奇景,确实值了。

湖的左方是冰河及溶化了的涧水沿着山口淌下,教人明白“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的出处;右方则是延绵雄奇的众山岭和溪谷,层次分明,意境深远,让人备感生命之水破壁夺路、“千金散尽还复来”的源远流长。

为什么湖水如此有特色呢?据解释是沛托冰川从山上夹带着无数的冰积石粉末注入的关系,根据这些山岩的微粒及矿物质载水中的分解程度各异,在不同的光线之下反射出明亮的藏青缎子面一般的色泽。这也是所有洛矶山冰川湖色异样的通理。

由于环山包绕,风少吹及起湖的波纹,泊面几乎呈明鉴状,恬嵌在山窝当中,又好似一块硕大的翡翠玉石,晶莹剔透得让人禁不住地伸手想摸一摸。但是游人被告知最好不要冒险下到谷底、去湿手尝试,因为峭壁危陡,万一不测便有去无回。就居高临下,“隔空抓触”即可,其实观此湖的最佳效果也就在于俯瞰。

沛托湖被誉为世界上最漂亮的湖泊,我甚以为然,实在是隽秀俊幽,难以用文字描述形容到好处。新疆博格达峰天池的“神池浩渺,天镜浮空”的题字,移来表叙此处此景,一点不为过。我觉得沛托当之无愧“湖之最”,难怪它屡屡被世界上各种杂志作为封面来引用,成为湖界或洛矶山的“形象大使”,确实是有它名副其实的道理。

中午的路易斯湖:奇

当我们赶到第三个目的地——路易斯湖(Lake Louise)畔,已经是正午时分。捷足先登的游人如织,骄阳直射让山水毕露无遗,不再具有明暗相间的光效。早就闻及这湖的鼎鼎大名,现在亲临其地,果然名不虚传。

这座名湖长约2.4公里、宽半公里,座落在1700多米高的山坳里,也是由冰河侵蚀所掘成的凹地、容纳着雪山冰川的融水而成,烟波浩淼,气势恢宏。我们站在建于最佳地角、著名的城堡酒店前远眺,但见两侧一系列的巍峨拱卫着山麓之间一湾清淀,荡漾的碧波,在日光之下粼粼发亮,眩人眼目。几只红黄扁舟缓缓泛于其上,与岸边的五颜六色花丛、如茵似毯草坪、挺拔高耸松柏云杉,相映成趣。

这里的湖水同样富含冰河冲刷下来石灰岩齑粉,沉淀着经过光线的照射,呈现清冽的蓝绿颜色,宛若宝石一般的纯清瑰丽,十分迷人,以至于被称作“洛矶山中绿宝石”。

还教人销魂的是,湖尽头的那座雪峰,坦然屹于两边夹立着的山的斜角交汇处所形成的V字型之凹处,仿佛是上苍刻意为它搭造的一个尽显身段的敞开舞台,让它在一派炎炎夏色之中银装素裹登场,分外壮丽妖娆。它的冰裳玉妆,银光闪烁,与郁郁葱葱的森木、光秃坚硬的岩壁、碧绿纯净的湖水、鲜花盛开的园林、白壁青瓦的酒店,构成了一幅精美绝伦的宽银幕画面,山、水、人有机地融为一体,绰约多姿,成为了洛矶山脉中最引人入胜之处。

而这座吸人眼球的冰峰,便是维多利亚女王雪山,海拔近3500米,其上的冰河也叫做维多利亚,是路易斯湖水的来源。而“路易斯”其人,乃是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的第四个女儿,当年远嫁给了加拿大总督,所以这山这湖就都以她们娘俩儿的名字冠以了。

我们坐在岸边的石头上小憩,浣足在轻抚沙滩的细浪中。远看是碧绿的湖水,掬起来近瞅却是无色透明的,清纯怡人,只是水温较凉,或曰“冰彻”,与炽热的气温反差颇大,显示出此湖并不适合于鱼类的生存繁殖。故一向视有没有鱼为湖之价值的印第安土著,管它叫“无鱼之湖”或者 “小鱼湖”,直到后来白人将它改叫了路易斯湖。

我们又漫步上了湖旁的木板大道,从不同的角度上顾盼、欣赏这天然美景,于走动中享受着清风拂面,看掠湖的它带起的层层涟漪,和频频眨眼似的山与林的倒影。独特的湖光山色,春夏秋冬一景融,令人陶醉。尽管人声嘈杂,熙熙攘攘,幽静之地被世界各地慕名而来的游客弄得很商业化了,但还是不乏一种置身于桃花源中的特别体味。

下午的翡翠湖:秀

车子离开了班芙国家公园,向南行大约半个小时,并未见山色变异,却是已经进入了卑诗省的优鹤国家公园。依旧是洛矶山脉的这里,蕴藏着另外一个靓泊——翡翠湖(Emerald Lake)。我们抵达的时候已是下午三点多,照理说已经领教过三个名湖了,眼花缭乱的,且“连续作战”之后未免有些“审美疲劳”,可能不再会感到新鲜。但是大大出乎意料,此湖令人眼前一亮,又是一种绝不同以往的视觉刺激,幽静若处子,恰与刚才路过的穿越“天然桥”、激流咆哮的踢马河形成鲜明对比,人们禁不住地纷纷发出了惊叹。

我们在长桥边下了车,大车是不允开过去的,大家疾步上了桥,美丽的湖泊就在栏杆两旁向着游人徐徐展开。这也是翡翠湖与众不同的地方,这一座古色古香的长桥横架于湖上,把湖域分成为两半,让人不用泛舟就可以在湖当央的位置左顾右盼,全方位地欣赏周围的景色,并给倩湖平添了一种“小桥流水”的东方色彩与格调。

翡翠湖是幽鹤国家公园中最大的湖泊,方圆约一公里,深不到30米,系万年之前的冰川积石所成的天然堤坝、阻挡了冰河的水而成。这湖水近瞧时清澈见底,光影照人;远望时则蓝绿不一致,在太阳直射下的偏翠绿,于云彩遮挡下的发湛蓝,给人以明暗相间之感;另又有一种水乳交融的厚质感,浓稠无波,叫人心旌扶摇。

此时只见几只彩绘小船轻划在湖面上,搅起碧波盈盈,水痕道道,万绿之中点点朱红,动静相宜;加上岸边上的塔松草甸植被、矶石上的木屋精舍、庭前的黄伞簇簇,装缀美化着整个湖、山,愈发妖娆娇媚。

就在木桥的右边,湖水的尖角深入进大片的树林间,远远隐隐可见青瓦白墙的典雅别墅旅店掩映于其中,别有一番洞天,发人“在水一方”的无限遐思。森林背后的上方兀立着的山巅,在长年冰蚀作用下角峰与刃脊十分发育,横看成峰侧成岭,颇似一个仰面朝天咧着嘴笑的头像侧影,甚至连“喉结”都清晰可见,说给妻子和儿子听、指示他们看,都连连称绝。这也算是我一个意外观察到的“异像”所见吧。

也不仅如此了,就是这座山头,在其山脊之间,一个世纪之前出土了震惊世界的考古发现,即著名的伯吉斯页岩化石 (Burgess Shale Fossil Beds),是为“寒武纪生物大爆炸”的重要佐证。有120多种海洋生物的化石遗迹在此被完好的保存下来,既揭示了五亿年前地球的原生态,又强力挑战了当今似成定律的达尔文进化论假说。并与八十年后中国云南澄江帽天山的同样发掘,遥相呼应,证实了它的巨大真实、可靠性:物种并非缓慢、链式的衍化而来的。

因此,这地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定为“世界遗产”。翡翠湖地区遂在“上帝创造了世界”还是“生物随机演化”的争议中,用“石书”镌刻“史书”、印证“天书”,意外扮演了学术仲裁的角色,为这个天生丽质的瑶池陡添了画外之音和神秘氛围。

无暇沿着几公里长的步道环湖一周了,于是就伫立在祖母绿色的水浒,尽情地遥看倍赏,欲将它深深地印在眼帘中。波光潋滟,险峰峻岭、青天祥云投映其中,好像在绘画驿动着风景,又好似一颗绽放异彩的玛瑙珠翠,让人反复把玩不已,恍惚置身于太虚幻境。再咀嚼回味今日串珠般的探湖幽程,颇似在数点着天女散花于洛矶山中的珍玑,颗颗流光溢彩;又像是只只卧蚌含珠,各领风骚,叫人难舍难分,乐不思返。

此时此刻念及李白的诗句“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便能暗暗地安慰自己:将来有时间我们还会回来旧地重游的,将再一次细细地品味享受这加国得天独厚、山与湖的“合璧联珠”,眼下挥别时也就不恁难了。

(转载:星星生活)


本文从互联网中收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原作者有任何疑问请及时联系网站管理员,本站将立即予以纠正。

评论

仅注册会员可以发表评论.
请登录或者注册

Powered by AkoComment 2.0!

< 上一篇   下一篇 >


WESTCA Technology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 北美中文网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 苏ICP备08006909号
Code powered by Mambo; Logo designed by Vivian 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