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rrow 景点介绍 arrow 温哥华 arrow 人在北美:房前屋后的野生动物   加西网: westca.com | 网站大陆访问入口: 88tours.com

人在北美:房前屋后的野生动物 打印

  白尾鹿(White-tailed deer)

跳了四个多月每周五次的健身操,体重不减,结果是两腿关节不能打弯,每每需要下蹲或是上楼等弯腿动作,则力不从心、疼痛难忍,不得不去看医生。医生问我家后院是否常有野鹿出没,有啊,少则一两只,多时一个小分队,出入露营于我家后院的树林中,站在自家阳台上望去,隐约可见或是可以感觉到树林中鹿影绰绰。

有时这些鹿们也试探着从后院到前院来观光觅食,或是结队跑步穿行而过。常常先是一只鹿探头探脑地察看动静,当感觉安全系数达标时,便回头招呼其它伙伴们,院子里一些树的下半部分几乎全被这些鹿儿们吃光了。我喜欢动物,感慨这些自食其力的过客们的风餐露宿,希望他们对人类产生愿意接近的好感而不是恐惧,所以每当鹿儿们小心翼翼、蹑手蹑脚地从后院前来时,我都尽量不出去惊动他们,尽量不动声响地拉开阳台的门拍照。

鹿,宛若安营扎寨的游牧族落,成了我家有几分筹著又有几分默契的近邻。

话说回到医生询问野鹿的事情,听到了我的肯定答案之后,立即开方让我去验血和照腿部X光片,以此诊断或是排除我是否有Lyme Disease。什么是Lyme Disease? 我也是第一次听说,从医院回来后google,简单地说,就是叮咬鹿的蜱(tick) 叮咬了人而引发的病症,症发前期时出现皮肤红疹,再后则影响神经、心脏、关节等。中文叫“莱姆病“,百度、维基上都有详细地解释,吓人!

无独有偶,晚上回到家时,信箱里塞着邻居发来的友情提示,提醒我们这个地区是Lyme Disease的高发病区,因为野鹿多!该邻居和我的经历差不多,被医生要求血液化验,结果也和我的一样(第二天的定心丸),没得什么Lyme Disease,遵医嘱吃一个月的布洛芬以减轻关节疼痛。

自此,再看见野鹿时,就紧张地立即察看自己的皮肤是否出现了牛眼状的红斑,随之条件反射地周身发痒起来。

  土拨鼠

Groundhog,中文名北美土拨鼠,听上去够浪漫的,膘肥体壮,匍匐爬行,我家后院的常客之一。

像大多数自己开荒种菜的北美务农们一样,俺也在自己后院弄了个园子种些西红柿、黄瓜、柿子椒什么的,结果是种几棵被践踏几棵,种几年被破坏几年,其罪魁祸首就是这个(些?)有着浪漫名字的北美土拨鼠。

这家伙的特长之一就是擅于倒洞,虽说菜园子周围都圈上了Home Depot买来的铁丝网,可这家伙能够挖地三尺地钻进去,把刚刚成熟或是就要成熟的西红柿每个都咬上一二口,把还未成熟的“青果子们 ” 踏翻在地,好好的菜园,一片狼藉。如果仅仅是解决温饱问题,那么吃点就吃点,没什么大不了的;可这种吃法和糟蹋,就不厚道了,这样的邻居,我不得不下逐客令。

起初,我相信人定胜天,你倒我填,看看是你挖洞快还是我填洞快。可常常是填完了洞刚回到房间了喝口水的工夫,转眼又被挖通了,人总不能24小时都守着这块巴掌大的自留地吧,几个回合下来,认输!这填洞的办法是治标不治本。

第二招,在菜园周遭种一圈大蒜,据说土拨鼠也好,其他动物也吧,闻到大蒜味就却步了。进一步,在菜园中间放两个从Home Depot买来的专门对付盗菜动物的“容器”,里边加放氨水,目的也是用味道驱走到访食客。估计我家后院的这位土拨鼠先生嗅觉失灵,大蒜加氨水,全然不能阻止其深挖洞广积粮的日常作业工程,看那劲头,非要把我的西红柿们吃尽毁绝不可。

第三招,又去Home Depot买来金属“风铃“,安插在菜园四处,据说动物碰上风铃后,风玲一转动出声响,会把动物们吓跑。安插后第二天察看动静,天!两个风铃东倒西歪在地上,铁丝网四壁又有两处土拨鼠的地下通道。看着那两个被打倒在地的风铃,方知自己眼前的对手见多识广,经验老到,决不是什么雕虫小技能够吓得住的。

第四招,去Home Depot买“鼠药“,这种“鼠药“八块一盒,像是巧克力的样子,针对破坏菜园的土拨鼠门制作的,按照说明使用,埋在土拨鼠的地下通道入口,连续喂了几盒 (呵呵,比吃巧克力还贵),这次灵验了,土拨鼠有两个星期左右没有出现,俺们也得以落几个没被咬过的西红柿吃,一块心病,终于得以解决!

谁知好景不长,忘记了是过了两个星期还是三个星期,土拨鼠又出现了,这次还带来了个小朋友。不知是原来的那个土拨鼠失踪两个星期去产院回来了,还是模样相似的同类找到了我们这里,总之,鼠多力量大,母子(女)俩一起动手,洞挖得更快了,对蔬菜的消费量也成倍增加。我开始怀疑人是否真的能够胜天,或许精英们能,普通人如我,不得不放弃种菜的闲情逸致,老老实实的去超市买西红柿吃了。

臭鼬 (Skunk)

听说过、没见过、闻到过,出没于夜间。有几次夜晚,闻到一股强烈的刺激性味道,我立时用怀疑的眼神寻找刚刚入住不久的家猫,欲究其原因。家猫坦荡自如,一幅不做贼不心虚的样子,全然无视我的猜忌。后来得知,这是从前院或是后院经过的臭鼬所为。据说这种臭鼬在感觉将受到威胁时,才施放这最后一招,一臭方圆800米。谁威胁他了?说是汽车临近时,这种臭鼬不知其危险,也以释放臭气来保护自己,驱走敌人,结果常常是葬身于车轮之下 。这就解释了,晚间邻居或是路上有车经过,迫得臭鼬发威自卫。

臭鼬本为夜间活动的动物,可奇怪的是,在我家里白天竟也闻到了臭鼬的味道,实属非常。追踪寻源,味道来自我家猫二。 猫二年轻且精力过剩,常常夜不归宿地在花园中玩耍,第二天早晨回家后床上、沙发上的大睡多半天,醒后摩挲人的裤腿衣角表示亲热。不知猫二在晚间和臭鼬打了什么交道,他说不清,我们弄不明,只好除了大洗特洗床单被单之外,再给猫二彻头彻尾地洗澡,一遍又一遍,味道虽无增加却也无减。怎么办?目前的形势和我们的任务:见到猫二禀住呼吸不是长久之计,疏而远之又怕伤了他的自尊心。最后,终于从同事那里得一偏方,说是要用番茄汁给猫洗澡。听罢迫不及待,回家后一眼瞥见墙角还放着半箱V8,一古脑儿全用上了,反正是蔬菜汁,有利无害。当然,最后还是又去超市买了纯粹的番茄汁才最终见效

  北美小狼和狐狸

北美小狼(COYOTE)和狐狸,之所以把这两个一起写,是我也没弄清在我家后院见到的是哪一位。野鹿和土拨鼠能够和人保持一定距离之内的对视,而这俩家伙见到人后要逃之夭夭的。

一日,猫大早起常规外出,我下楼打开猫洞门(自从有访客北美浣熊,Raccoon夜间从猫洞登堂入室后,我们便实行夜间关锁猫门的安全措施了),不想猫大刚刚探出头去后随即转身回来,筹著不前。我打开房门细看,呵,两只狐狸(北美小狼?)在家门外猫洞边徘徊着守株待兔,似乎是看到猫大掉头而去的背影了,一只狐狸扯着脖子狂吼叫阵,不想看到走出来的是我,犹豫了片刻之后悻悻而去。

由此引起我的联想和惊醒。联想之一是一天晚上,似乎听到家猫在楼下车库里追跑,我习惯的认为是家猫追逐得而复失的老鼠,因为这是常事,也就没有在意。后来看到跑上楼的猫大一脸惊恐万状的表情,记得当时我还问他,不是你在追老鼠吗?怎么看上去像是老鼠追你?现在想来,一定是这个比老鼠大得多、危险的多的狐狸/北美小狼在追赶猫大。反了他了,欺负猫到家了!?

我之惊醒是我家猫二不明不白地失踪,没有在住家附近看到车祸的痕迹,贴出去的告示也没有收到任何回音。联想到猫二总是夜不归宿,以及邻居说看到过北美小狼在我家的后院出入,由此推断,一定是这家伙害了查理(我家猫二),现在想起仍然心痛和不能自抑,就此打住。

 老鼠

房前屋后的北美动物们已经不是一道风景而成了祸害之源,想出的原因之一就是人老是坐在电脑前,后院就被动物们占领了;于是,解决办法之一就是少上网,多在院子里走动,拿本书或是报纸坐在院子里看。这个决定和行动最受家猫的欢迎,后院本来是家猫的自由世界,现在却常常看到家猫欲外出时脸上的恐惧,我相信猫比人更能够感觉到这些“动物凶猛”。家猫在后院的活动之一就是捕捉老鼠,前两年战绩辉煌,连邻居后院的老鼠都给捉来了。一般都是活捉,捉到后拿回家送给父母作为爱的回报。这个举动分两部曲:先是叼着老鼠进家变声大叫报喜—老鼠捉到;再是把老鼠放在地毯上示众。自然,从猫嘴里逃生的老鼠要抱头鼠窜了,躲进冰箱底下、书柜后边不肯在出来。家猫先是失望,然后是不在乎,常常是看我们一眼,转身离去,那意思,不就是一个小老鼠吗,再去捉就是了。

后果可想而知,越养猫老鼠越多,且猫鼠共存,这话一点不假。躲藏起来的老鼠半夜出来偷吃猫食,我家的猫食是24小时的自助餐,一荤一素,全天伺候。当猫大听见老鼠的动静时,常常是不紧不慢的走过去,看着老鼠逃跑回冰箱底下,好像这老鼠是他的宠物似的,丝毫没有灭鼠的意识。

至于我们在鼠夹上放的奶酪什么的,根本对老鼠构成不了吸引。倒是发现吃腻了猫食品的猫大去嗅老鼠夹上的奶酪,吓得我们赶快弄一块新鲜的奶酪堵住猫大的嘴,然后再把鼠夹藏在猫大触碰不倒的角落里。

查了查,White-tailed deer(白尾鹿)、Groundhog(北美土拨鼠)、Skunk(臭鼬)、Coyote(北美小狼)和Raccoon(浣熊)均为分布于北美的动物,难怪以前没见过也没这么多麻烦。

下图是浣熊(Raccoon)曾经半夜三更的从猫洞钻进来去厨房觅食,吓得我家猫大敢怒不敢言。

(转载:人在温哥华)


本文从互联网中收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原作者有任何疑问请及时联系网站管理员,本站将立即予以纠正。

评论

仅注册会员可以发表评论.
请登录或者注册

Powered by AkoComment 2.0!

< 上一篇   下一篇 >


WESTCA Technology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 北美中文网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 苏ICP备08006909号
Code powered by Mambo; Logo designed by Vivian 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