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西网: westca.com | 网站大陆访问入口: 88tours.com

水底的花朵——那个白石镇的下午(语冰原创) 打印

有些看似平淡无奇的地方,却总悄悄地在脑海中埋藏着。就象那个白石镇的下午。

那其实真的是个平淡无奇的下午。是我在空闲和懒散中消磨的无数下午之一。

那个下午始于那一列长长的从容的火车。它就在我倚栏而立的时候到达。夹杂着燃料气味的风顿时扑面而来。我在离火车一米的地方贪婪地呼吸。我爱这种风。我不由得想起家乡那座小城里那些站在铁路桥上等待火车经过时被蒸汔吞没的孩子般的人们。

火车放映着关于海和天空的幻灯片。在我小的时候,这样的幻灯片总能勾起我对山外的世界的无穷的联想。

当幻灯片结束时,长而直的栈桥出现在我的眼前。或者说,带着朴素亲切的外表和平易近人的性情出现在每一个人的眼前。四周散聚着三三两两的人们。人们就象在自家的后院里一样,随意而放松,若隐若现的家常气息象邻居的菜香一样诱人。

桥下并不是如我以为的那样是沙滩。是海水退潮后湿润的淤泥。是黝黑的泥滩。我应该多少有点失望才对。但事实是,我感到的是本该如此的喜悦和熨贴。泥是细腻的,柔软的,紧密的,肥沃的,有吸收力的。泥比沙更符合人的天性。

迫不及待地要在湿润的泥上印上两行足迹了。人看见自己的脚印总是会有一种莫名的成就感的。我惊奇地发现,当我的脚踩下去,就象引发了一场小小的海底地震。我的脚是震心。一圈圈的余震闪着白光向外围荡漾开去。我注视着自己一个一个的脚印,我简直有点着迷了。那一圈一圈的熠熠生辉的涟漪,此起彼伏,互相呼应。在淤泥的小小的心灵里,如果淤泥也有心灵,会是怎样辽阔壮美的奇观呢。

终于忍不住要脱去鞋袜,真正地亲近脚下的淤泥了。天气还那么冷,冷得我一个激灵,头脑顿时清新无比。可乐或者空调可绝对没有这个效果。当我习惯了泥的温度,泥的抚摸就开始从脚底一直到心底。泥真的是更符合人的天性的。那样无一处不触及,无一处不温柔的抚摸,那样柔韧而绵长,叫我久久不肯挪动脚步。

而那些淤泥里生活的小生物们,引发了我极大的兴趣。它们在平原上筑起蒙古包似的堡垒。它们在堡垒下有盛大的错综复杂的宫殿。在堡垒的顶端,它们把泥盘成螺旋的形状,引起了我不怀好意的联想。也许它们想用这样丑丑的屋顶来掩蔽旁边的通气孔?这可勾起我小孩子无所不用其及的迫害心理了。我用脚丫撩起一团淤泥,严严地封住了它的通气孔,然后等着看会发生什么。那团泥蠕动了一会,被成功地打通了。我又撩起一团更大的淤泥,更严地封住新的通气孔,然后再兴灾乐祸地等待着它被慢慢打通。我一次一次地重复,乐此不疲。心里想象着泥底下那个小家伙气急败坏却又锲而不舍的可爱模样,快乐得几乎要哈哈大笑。

天色渐渐地就晚了。回头看见了那座大雪山。一路上被我们赞美了千百遍也不嫌厌倦的大雪山。在迟暮的下午,仍然是不嫌厌倦的美。不过太美了会让人觉得不真实。那座大雪山在这个下午的用处就如同儿时照相馆里灿烂的笑容后面卷轴的背景。

往前看就是那抹长长的瑰红的夕阳。从地平线的这一头一直延伸到地平线的那一头。这一抹夕阳说起来,还是我们此行的终极目的。但其实,也不过是我在走过了无数开满鲜花的原野后看到的又一朵好看的花。

说起花,不由得想起了那些水底的花朵。那些细小的,一簇一簇的,开在栈桥的桥墩上的白色的石灰质的花朵。海水退去,把它们留在空气中,凝固成了生硬的有点让人惆怅的样子。但我相信,当海水涨潮的时候,它们的花瓣一定会一瓣一瓣绽开,它们一定会重新充满灵气和生机。就如这个下午的回忆,就如很久以前的童年的回忆,一定会在某个潮湿的春天的夜晚,象涨潮一样一波一波向我涌来。

评论

仅注册会员可以发表评论.
请登录或者注册

Powered by AkoComment 2.0!

< 上一篇   下一篇 >


WESTCA Technology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 北美中文网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 苏ICP备08006909号
Code powered by Mambo; Logo designed by Vivian 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