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西网: westca.com | 网站大陆访问入口: 88tours.com
AD
文章分类
首页
景点介绍
主题旅游
旅行游记
Hiking 线路
旅游常识
其它国家

混血美女温哥华(冰凉原创) 打印

对于初次造访的游客来说,温哥华是一场日日惊艳的邂逅。那些春天里开的轰轰烈烈的樱花,时刻在变幻着的海的颜色,白色的雪山顶上悄悄酝酿着的狂欢气息,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美食味道,都使她像个风情万种的混血美女,会让人在惊鸿一瞥之间爱上这座城市。

蓝色:接近爱情的颜色

温哥华的色彩是亮丽的。即便是在多雨的冬季,只要有一丝阳光穿透云层,原本阴翳的天空就会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在瞬间苏醒过来,变得湛蓝而宁静。

和天色交相辉映的是没有尽头的大海,我们的汽车沿着斯坦利公园(STANLEY PARK)的滨海大道一路向南而去,温哥华几千公里的海岸线壮阔而迷人。湿漉漉的雨天像是一个梦境,空气透明清冽,风中带着些新鲜的腥味。车子转了个弯,云雾缭绕的雪山猝不及防地闯入视野,它们静静地立在天边,充满了庄严和神秘。

如果在温哥华只能流连一日,我会把半天的时间留给斯坦利公园。斯坦利公园是个面积一千多英亩的半岛,步行离温哥华市中心只有15分钟的路程,它的边缘直接伸展到蔚蓝的大海,仿佛是在海面上刚刚升起的一颗珍珠。这是个细雨朦朦的清晨,温哥华的海苍凉辽阔,和三亚、深圳那些阳光沙滩棕榈树的秀丽海景相比,它透出几分王者似的孤独。

“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那种屏住呼吸的感觉,那种美丽和壮观,是我在东南亚见到的那些海滩乘以两倍,还要遥不可及。” May说。May 是个身材苗条的上海人,和她的名字一样,有着5月间恰到好处的热情。车子在森林小径里前行,不时有可爱的松鼠从车前穿过,在林间寻找松果。白色的海鸥掠过水面,在空中划出漂亮的弧线。三月的天气,有时还会下雪,但樱花已经开了。白色和粉色的樱花海洋连绵不绝,是温哥华春天里的灵魂。有风吹过的时候,倾斜的雨点合着大片柔软的花瓣一起扑到窗子上来,感觉有一点点震撼。

隔着车窗,已经可以清楚地看见远处的图腾柱,图腾柱上雕刻的图案有鸟、熊、海狸和人。作为曾经的英属殖民地,200多年前加拿大还是印第安人的家园,温哥华随处可见的图腾,似乎在提醒人们不要忘记这段历史。“印地安人相信万物都是有灵魂的”,米拉的神色里有一丝敬畏,印地安人的图腾崇拜非常古老,他们和自然亲密无间,几乎所有的图腾都和狼、熊、龟、鹰、鹿、鳗、海狸等生灵有关。“不过,也许我永远也无法理解这其中挥之不去的灵魂。” May说,她在温哥华已经生活了7年。

坐在斯坦利公园被绿树包围的The Fish House 餐厅里,窗外是English Bay 一览无余的海景,这一餐的开胃菜是菠菜沙拉和沙司大虾,味道清香细腻,很快就被一扫而空。主菜的牡蛎却让我不知如何下手,不能像May一样地斯文,只好粗鲁地大吃大嚼。好在身边有早春的清风、雨后的阳光和海洋里潮湿的气息,这样的调味料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白色:安宁的世界

从斯坦利公园向西,到滑雪胜地惠斯勒(Whistler)约有两小时的车程,沿途一面向海, 一面靠山,是一段世界上最美丽的公路。对于滑雪爱好者来说,拥有超过100个滑雪道的惠斯勒就是他们心目中的麦加。作为北美洲最大的滑雪胜地,惠斯勒连续4年被滑雪杂志评选为“北美第一滑雪胜地”,据说已经有超过200万人在这里体验过雪山飞狐一样疾速飞驰的快感。

我们坐缆车上山,小小的空间里充满了孩子们惊喜的尖叫声,一个金发碧眼、看上去只有3、4岁的女孩兴奋地给我们看她的滑雪装备,告诉我们这是她头一回滑雪;还有一对恋人微笑着依偎在窗边,他们说,白色的雪山是他们爱情开始的地方。

随着海拔的逐渐升高,远处的Bowen岛尽收眼底,海湾里玩具一样的渡轮悠闲地移动着。接近傍晚,我们已经置身在云雾之中,对面的山顶清晰可见,夕阳把云层一片一片地染红,这一会儿正涂抹到我们的身边。缆车里安静下来,夕阳中的雪山让人内心纯净而又充满了无以名状的感动,“真是令人窒息的美景”,May轻呼,那一刻,你会觉得自己是个仙人。

惠斯勒山顶充满了欧洲风格的建筑,其中最为经典的是背靠黑梳山,宛如一座城堡似的惠斯勒城堡度假饭店(Chateau whistler Resort),它给仅有150多年历史的温哥华带来了一丝古老的气息。暮色降临的时刻,这个白色的世界里灯火通明,到处流淌着音乐和咖啡的香气,还有刚刚尽兴而归的游人们爽朗的笑声。小酒吧的桌布是米色的,端上来的热可可是滚烫的,和亲密的朋友吃上一顿美味的雪地烧烤,那热气腾腾的香味是让人难忘的温暖回忆。

除了滑雪,每年的6-9月,你还可以在黑梳山顶享受在冰河上滑行的乐趣。惠斯勒的夏天也不会寂寞,街头艺人的歌声、马戏团的精彩表演、以及充满了休闲味道的露天音乐让这个凉爽的地方充满了热情。到邻近山区的湖泊里钓钓鱼、爬爬山、在绿色的草地上打一场高尔夫,都是温哥华人喜欢的户外活动。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温哥华人是幸福的。雪山与大海如此地深入一个城市的心脏,而且使它们近乎天然地融合在一起。当忙碌的都市人一抬眼就能望见身边的美景时,不知会是怎样的一种感觉。温哥华也是个典型的移民城市,市民中有40% 以上的人在国外出生,超过一半的市民说英文和法文之外的母语,而每一天,都有大量的游客和新移民从世界的各个角落涌入这个年轻的城市。

文化的碰撞与融合使这座城市拥有了开放的胸襟。如果说上海是带着点怀旧意味的淑媛,深圳是英姿勃发的少年,那么温哥华就象是一位热情奔放的混血美女,虽然没有太多的书卷气,但她开朗的笑容本身就足以征服你了。在半径不断扩大的朋友圈子里,“你从哪里来?”是一句和谈论天气一样普通的问候语。当然偶尔也会有尴尬的时候,有一次我问一个标准中原长相的小伙子从哪个省来,他回我一脸的茫然,当我改用磕磕巴巴的英语和他交谈后,才终于明白,他已经是第三代移民,祖父早在1945年就从中国出来打拼了。

“我只会用中文说谢谢、再见什么的”,说起了中文,这个英俊的小伙子开始结巴,他重新转回流利的英语,并以不容置疑的语气告诉我说,自己是个“土产“的温哥华人。对于背包客来说,在一座城市里可以遍尝世界各地的美食无疑是十分幸运的。多姿多彩的文化使温哥华拥有了足够的可以骄傲的美食。早期的欧洲移民最先将法国菜、意大利菜、加勒比海菜以及地中海菜引入温哥华,近年来大批亚裔移民来到温哥华,又使中国菜系、日本菜、韩国菜和印度菜也在这里落地开花。只要钱袋充实,肠胃虚空,这里的每一天都不会让你感到失望。

当然,不同国家的人之间肯定存在着一些差异,在我看来,不同肤色的人好像看待世界的颜色也是不同的。“我刚来的时候参加过一个葬礼”,May强调着,去世的老人是伊朗的望族,葬礼相当隆重,老人的女儿在仪式开始时的第一句话就是:“今天,我们在这里一起庆祝我的父亲走向一个新的世界。” May形容自己当时有点发呆,“我觉得那时的世界应该是黑色的,但在他们的眼里却是彩色的,”May说。后来的仪式简单亲切,几乎没有我们认为天经地义的悲伤。

别人给她的解释也是充满了禅意的:当我们出生时,从母亲温暖的子宫里来到一个五颜六色的新世界;当我们死去时,你怎么知道,我们不同样是那个婴儿,在这世间所有的劳碌艰辛,都和小婴儿在黑暗中生长好自己的手脚头脑一样,是为了去另一个美丽新世界所做的准备呢?

当然,对待死亡,咱们老祖宗的态度也未必就全是悲观的,几千年前的庄子不就已经鼓盆而歌了吗?其实,今天的世界已经像是一个扁平的村子,所谓的东西方文化碰撞,也许就是擦肩而过的时候互相碰了一下,说声“excuse me”、解释一下就行了,哪里还会有什么严重的问题。

评论
发表自 游客 于 2006-05-11 14:17:36
;) :zzz :upset :upset :zzz

仅注册会员可以发表评论.
请登录或者注册

Powered by AkoComment 2.0!

< 上一篇   下一篇 >


WESTCA Technology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 北美中文网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 苏ICP备08006909号
Code powered by Mambo; Logo designed by Vivian 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