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rrow 景点介绍 arrow 温哥华 Vancouver arrow 绝美的冰川湖 欧哈拉湖秘境徒步(多图)   加西网: westca.com | 网站大陆访问入口: 88tours.com
景点介绍最新文章
景点介绍热门文章

绝美的冰川湖 欧哈拉湖秘境徒步(多图) 打印

  欧哈拉湖隐匿在著名的加拿大班夫国家公园旁边,像是躲在聚光灯外的秘境;但只要你踏入它的领地,就再也无法走出它的魅力。

  “变态”级生态保护

  欧哈拉湖位于落基山脉西侧,被国家公园的保护性运作体系隔绝,这里虽是世界级的徒步天堂,但并非每一个想来朝拜的信徒都能被接受——欧哈拉湖对生态环境的保护已经近乎“变态”,它设置了各种准入障碍:通往欧哈拉湖腹地的那条公路,不许任何私家车进入,也不许使用自行车代步,只有一辆大巴车可从停车场前往,但是预订车票比中奖还难,需要提前三个月申请;而且,在特别规定的那个预订日的早上,忍受了漫长的占线、断线,花费了昂贵的国际话费之后,最终拨通电话,却可能被告知48个座位早已订光;不管你们一行有多少人,最多只能预订6个位子。欧哈拉湖还制定了一些“变态”的限行规定,比如:每天动物进食期间,特定的徒步路线将关闭,让动物们可以自由穿越徒步小路而免受惊吓。这些规定吓退了多数意志不够坚定的游客,同时也将旅游团拒之门外。

  我没有足够的运气拿到大巴车票,更不想失去上午拍摄的好光线,于是,早春的清晨6点,我站在欧哈拉湖的零公里处,准备徒步前往。满天繁星渐渐隐去,古老庄严的落基山脉雪峰群在远处默默注视着我,晨起觅食的野鸟在山的深处鸣叫,脚下那条布满灰色碎石的土路伸向密林深处,是通往欧哈拉湖的唯一路径。丛林中光线昏暗,我的双脚沾满露水和泥巴,鼻孔喷出浓郁的白色蒸汽,就像一头急匆匆赶路的美洲野牛。路边巨大的松树上挂着里程牌:12公里外,就是海拔2115米的欧哈拉湖。

  冰川湖的绝美细节

  如果不是隐藏在深山之中,欧哈拉湖恐怕也和幽鹤国家公园(YohoNationalPark)的翡翠湖一样,被无数游客所包围,而此刻包围我的只有巨大的松林和灌木。土路尽头出现了许多由原木搭建的小屋,有种笨拙的原始味道。这些木屋都是茶室,是休息和补给的好地方。落基山脉有很多著名的木屋茶室,这里便是其中的一个。我歇脚的这间茶室,掌柜的是一个白胡子老头托马斯,热情幽默,客人不多的时候他就坐在木屋前的门廊上弹吉他解闷儿。木屋临水而建,托马斯的琴声可以幽幽传出很远。架在木柴上的大水壶烧开了,咕嘟咕嘟响着,喝一杯热咖啡,吃一块现烤的饼干,倦意尽消。

  我计划将欧哈拉湖附近几个美丽的冰川小湖都走一遍。从欧哈拉湖到麦克阿瑟湖,是一条颇有难度的7公里徒步线路,需要一路登山,在欧帕宾湖和麦克阿瑟湖之间,是高不可越的沙弗尔山和比斗雪山。麦克阿瑟湖被登山者们赞叹,不仅仅因为它巨大,也因为它的颜色十分妖艳,落基山脉的雄奇绝美在这里展现得淋漓尽致。此时正是春天,湖上漂浮着白色的冰块,正如加拿大画家麦克唐纳为麦克阿瑟湖所做的那幅著名的油画作品一样。看到麦克阿瑟湖的瞬间,我忽然有一种亲切感——蓝色的湖水和岸边层层叠叠的绿树倒影,俨然是中国的九寨沟。只是这里的水更加纯净,看着停在水面的一只小船,会产生它是飘在空中的错觉。我尝试把手伸入湖中,由冰川融水汇成的湖水冰凉彻骨,不到半分钟我的手已经疼得钻心。

  奇冷的湖水不适于鸟类大规模生存,所以这里没有加拿大常见的大雁和天鹅,但是可以看到一种有趣的美洲潜鸭。和那些大大咧咧、被人们惯坏了的鸟类相比,这种小个头、其貌不扬的潜鸭胆小谨慎,不会轻易靠近有人的湖岸,总是从空中一个猛子扎入湖水,就像是一条鱼,你不知道它再次露头的时候会出现在什么地方。

  湿润的空气在山间流转,化为雨露时刻滋润着肥沃的腐殖土壤。从麦克阿瑟湖回程的山路上,到处都是铺满青苔的树干,上面生出的蘑菇肥硕新鲜,闪着诱人的光泽,我好几次都忍不住停下脚步,蹲下来研究一番。大自然创造的细节总能让人感到惊奇,当你靠近去看每棵树、每块石头和它们身上的绿萝苔藓,都俨然是一片微缩的大森林。我掏出手机对照着下载的应用程序“毒蘑菇鉴别大全”,想挑拣一些蘑菇回去做一顿鲜美的大餐,却发现最毒的蘑菇和一般可食用蘑菇的长相其实十分相似,没点儿专业功力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

  我在树丛里还发现了几个毛茸茸的家伙——土拨鼠。这种在加拿大地位颇高的大老鼠,体重能达到4.5公斤,让它们的亲戚松鼠相形见绌。土拨鼠个头虽然大,但是脾气好,素食,崇尚和平主义,它们在路边瞅着我,态度很是不卑不亢。这个季节,是土拨鼠们慵懒地躺在石头上谈情说爱的甜蜜时间,对人类,它们并不怎么操心,当地人也从不会伤害它们,顶多是把它们驯化为宠物养在家里。

  翻阅地球的一页历史

  在欧帕宾湖畔,一个地质学家和一个徒步者所感受到的乐趣是不同的。

  从麦克阿瑟湖回到欧哈拉湖,我又直奔欧帕宾湖而去。绕行欧帕宾湖有两种不同类型的路段:从东侧走,险峻陡峭,一路都是被冰川推挤下的山体碎石,脚下的万丈深渊令人腿软,但是景色逐渐开阔,巨人一般的岩壁和艳丽的湖水形成强烈对比;从环道西侧攀登则要轻松得多,沿着模糊不清的小路上行,就会知道为什么很多画家都曾以这个美丽的湖泊作为模特,彩色的湖水紧贴着岩壁和冰河,台阶状的山岩仿佛隐藏着神秘的力量。

  此刻我脚下层层叠叠的破岩片,就是著名的布尔吉斯页岩,地球寒武纪的历史就隐藏在这些岩石中。欧哈拉湖周边山体保存着世界上最完整的布尔吉斯岩层,就像是一个档案馆,完整储存着人类来到这个世界以前的久远历史。直到1909年,这间档案室的大门才被无脊椎古生物学家查尔斯·沃尔科特打开,他从地上拾起一块绊倒了夫人座椅的石头,在上面发现了一些奇怪而有规律的纹理,显然这不是岩石自身的纹理,而是化石。这一发现打开了人类了解古生物的大门。次年,查尔斯·沃尔科特带着全家投入挖掘,发现了三叶虫和海绵动物之外的100多种保存十分完整的无脊椎动物化石。1981年,这里的布尔吉斯生物群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批准为“世界文化遗产遗址”,成为全世界古生物学者关注的圣地。幽鹤国家公园有专门的导游带领游客上山看化石,但是也需要预约,每天仅限12位,此外严禁私自进入化石区。

  根据这些石头上记载的历史,5.5亿年前,我的脚下本是一片深海汪洋,当时这里的主人是三叶虫,它们突然开启了地球生命进化的第一章。如今在险峻的落基山山体外,随处可以看到裸露的黑色、红色岩层,这些本被掩盖的岩石,在太平洋板块和美洲大陆板块的相互挤压下隆起为山脉,并将其中掩埋的历史暴露于地表。

  “裸登”的考验

  与多数以商业开发为目标的旅行地不同,出于环保考虑,欧哈拉湖区内没有商店,唯一可以补给食品的地方就是山下托斯的茶室。多数徒步者会在茶室大吃一顿,或是背上足够的食品和水,但我宁可将背包的空间保留给摄影器材,于是全程采用的是“裸登”——不带食物,没有补给,唯一的储备是一瓶水和一个由核桃、大杏仁等干果做成的茶杯大小的能量块。这些干果所含的热量将支撑我走完徒步旅程,如果天黑前不能及时走下来,处境将会非常危险。这不仅是对身体的考验,也是对意志的考验。

  以前我多次经历过这样的饥饿“裸登”,对自己的体力消耗了如指掌。其实人对于食物的需要量,很大一部分取决于精神。一粒干果可以获得前进100米的体力,当肠胃中的食物消耗后,咀嚼口香糖可以分散空腹造成的焦虑,同时身体中的脂肪开始转化为能量。在浑身乏力、满身虚汗的时候,将关注点从肚子转移到别的事情上,会发现自己的体力竟然恢复了。可以在到达山顶的时候将食物消耗完毕,下山体力消耗比较少,不进食也不会有太大影响。如果觉得只带干果实在不够,也可以再带一块巧克力或是一个苹果,这样既不会产生垃圾污染,也不会因摄入过多食物而造成体力负担。随着脂肪慢慢消失在路上,你的意志力也得到了锻炼,克服了恐惧。经过一路的艰难攀登之后,在山顶坐下来,聆听风声和山顶冰川破裂时发出的滚雷一般的声音,看云影在脚下的欧哈拉湖上飞速飘过,早忘记了饥饿为何物。

  撰文、图片/孙晓岭编辑/武侠

(转载:中国国家旅游)


本文从互联网中收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原作者有任何疑问请及时联系网站管理员,本站将立即予以纠正。

评论

仅注册会员可以发表评论.
请登录或者注册

Powered by AkoComment 2.0!

< 上一篇   下一篇 >


WESTCA Technology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 北美中文网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 苏ICP备08006909号
Code powered by Mambo; Logo designed by Vivian 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