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rrow 景点介绍 arrow 美国 arrow 芝加哥的别样情怀   加西网: westca.com | 网站大陆访问入口: 88tours.com

芝加哥的别样情怀 打印


 昨天去芝加哥取去智利的visa(12月9日又要去智利了)。坐着火车去,从Lafayette出发去芝加哥的火车,温吞吞地晚了一小时出发,所幸到芝加哥其实也才晚了二十分钟到达。坐火车的时光,我总认为是偷来的闲适,反正也没那么着急,可以补个觉,是经济又实惠的事。出发前google map了下要去的地方,打印出来,非常方便,驾轻就熟地买了它的one-day pass(24小时内可以随意乘车),又很快到了大使馆取了visa。挣扎了下,还是精神食粮比物质食粮更重要,放弃了坐下来悠闲吃顿风城著名的deep-dish pizza或者去chinatown补充点物资的想法,决定还是抓紧时间去传说中的field museum吧。之前去过不远处的工业和科学博物馆,这次一路走一路看到field museum,发现这着实是处胜地啊。水族馆,天文馆, solider’s field还有这个著名field museum建筑群古典恢宏,俯瞰着的是湛蓝的密歇根湖,环绕的是芳草萋萋,是如何的赏心悦目又静心凝神,这就是负有盛名的“museum campus”啊。


     在这鲜有文化只有英文文献滋养的两年多里, 我的审美情趣有趋向低俗化的趋势,还有少量化。电影综艺节目书籍,选择起来很难,看什么也都焦虑,逛街旅游也是匆匆,八卦也不热衷,相比之下还是需要苦思冥想咂摸一下的科研还有点意思(当然,我并没有成为一头钻进科研的…,就任由大把的时间消逝了)。但昨天在博物馆,我知道我是开心的。那是一种置身在广袤中的久违感觉,就像曾经在师大的周日晚上我总矫情地要到师大的期刊阅览室里去待会,高高的书架能把我藏起来把我隔绝起来。你知道么,我一直在寻找自我沉浸和忘我的感觉。诚实地讲,我是个很有主见的人,大多数情况下也许别人还没想好时,我总想好了我是要做什么的。这不是因为我更聪明,真的只是因为我总在想,不是算计别人,只是想自己,我害怕把自己置于无处可去的境地,那就好像是空落落悬于半空的无望,我厌恶那种感觉,所以总在想自己。但是我知道我的不快乐也恰恰来自于太有主见,我的注意力太集中太自我太主观,所以能转移注意力就是我最好的休闲方式。在博物馆里,我就随性所至,走走停停,然后去参加了博物馆的免费讲解。我的讲解员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很慢很紧张刚开始说话看地板的一个老头,我倒吸一口凉气。不管反正是出来玩,又不是工作,至于着急上火么?所以我就气沉丹田耐心再耐心听他讲解了一个动植物馆,知道了很多动物的名称啊还算听懂了一些动物的小故事,我们还算融洽地度过了一个小时。然后我又自己走马观花地看了看地球进化,太平洋文化,宝石,矿物展之类的。很多的宝石和其它矿物啊我都见过,至少都听说过,作为一个非地质科班出身的研究者。我发现我对它们其实是有兴趣的,虽然我总下不了决心真正去选修一门矿物课,原因是在有限的时间里需要做的事情是需要取舍的。我想有一天,我一定要踏踏实实地静下来学一门矿物课,地球是美妙的自然是神奇的,不是么?
    接下来就是历险记了,有点坏在我偶尔发作的情怀上。考虑到JP同学衷心地希望我不要错过5:45的回家火车,我四点钟就离开博物馆准备赶火车去了。“要不我走去车    站,预计一小时的时间”的念头冒出来了,我用五分钟想了下(两年前,我大概只会用十秒钟就决定的事),“为什么不可以呢?”那就在落日的余晖下暴走一场吧,这样我才觉着我与芝加哥曾有一场约会。所以我就豪迈而诗意地开走了,走过了繁华的密歇根大街,走过了芝加哥的地标建筑,走过了忙碌的卖场,然后却是越走越荒凉越走越黑暗。芝加哥北贵南贫,我一直朝南走,所选择的大街,只见疾驰的车流却几乎看不到行人。“过了这座桥也许就繁华了”的信念一直在支撑着我,偶尔经过一辆自行车,偶尔迎面碰到的人,都让我坚信现在还不到五点,惊悚还不至于上演吧,虽然已是华灯初上,暮色四合之际。说实话我心里是打鼓的,我紧握手机,时不时回顾四周看有没有人尾随。我就这么心存侥幸地走着,觉得终于快到了。结果一看,一片蛮荒之地,哪有什么火车站,我傻眼了。赶紧找人问了一下,才说我走错了方向(google map的默认地址Union station, south Canal St, Chicago, IL是错的,我刚刚查了下,依然是错的),Union station其实是在繁华的北边。杯具了,我果真走了一个小时,那会离我的火车开出只有四十分钟了,我又气又急,后怕不已,我已经深入蛮荒之地了,连辆出租都没得打了,在别人的指点下,我跑到路口去拦出租车,十分钟左右才有一辆出租车经过,在等红绿灯,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拦下来了,结果一看前门,是个黑皮肤的带付蓝牙耳机的精干女人,那一瞬间我觉得我见到美国警匪片里的深藏不露的女人在用对讲机联络,她很cool的对我甩了下头,我知道她是让我坐后座去。但是她真是吓到我了,第一我下意识的感觉我好像是被命令在后面坐下的;第二,我对芝加哥的出租车不熟悉,它并不像在北京的那种伊兰特或者夏特那种车型,它是一辆类似于面包车类型的车,我觉得它好像是拉货的,不知要把我拉到哪里去,而且我也不熟悉芝加哥出租是不让单独的乘客坐前排的。所以我愣是没敢坐那辆车,然后那个女人生气嘟地一下走了。我现在想来,仍是觉得那个女人真是长得太冷酷了。接下来的十五分钟,漫长而难熬,再没有出租车出现,旁边是一个乞讨的流浪汉,离我的火车开出只剩半个小时了。我绝望了,我看到路口一位亚洲女性开着车,车里有两个孩子,等红灯等了很久,我冲动地想去搭个顺风车,但我还是没有(我明白有孩子的人会尤为谨慎的)。等待戈多,而终于终于,而我的“戈多”是出现了的,一辆面包车型的出租车,但有个面目和善的司机,那一刻我真觉得“天无绝人之路啊”,我竟然平安地走到了这个地方,现在终于可以离开了,离开这个骗了我两块钱的流浪汉,幸运不是么?想到Lafayette温暖的家,我也来不及热泪盈眶了,只是逼迫司机赶路。结果我走了一个小时还多的路,短短十分钟的出租就到了,有车是王道是霸道啊!!然后呢?然后我在芝加哥的Union Station坐等了一小时,因为火车晚点了,但是我又回到了文明有序里,还能看到同样等待的来自印第安纳的hoosiers(我觉得小城人民其实更可爱)?


本文从互联网中收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原作者有任何疑问请及时联系网站管理员,本站将立即予以纠正。

评论

仅注册会员可以发表评论.
请登录或者注册

Powered by AkoComment 2.0!

< 上一篇   下一篇 >


WESTCA Technology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 北美中文网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 苏ICP备08006909号
Code powered by Mambo; Logo designed by Vivian 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