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rrow 特色栏目 arrow 旅行游记 arrow 其它国家 Other Countries arrow 秋日对桩石游记   加西网: westca.com | 网站大陆访问入口: 88tours.com

秋日对桩石游记 打印

      早上起来阳光明媚,和同学同乡兼同寝的同事,还有小鸟童鞋约好了一同出游对桩石摘南果梨。公交车穿过湖南,这秋天日清晨的秋风格外凉爽,心情也自是很好,车到终点后转小客沿着小河边的公路蜿蜒前行。两边已经渐渐变成了石头墙布瓦顶的农家小院,家家的南果梨、枣子已挂满枝头,还有大苞米、芸豆、黄豆、地瓜和沉甸甸的向日葵间杂其中。

  不到半小时车便到了终点,也就是山脚下。一行仨人沿着上山的坡路前行,院子围墙外随地的枣树一串串的压低了枝头,阳光下,满是丰收前的喜气,顺手摘两个放嘴里,沁甜的。不管上哪看见果树都不会放过,就这么走一路吃一路,不花钱的不管怎么着都特别香特别好吃(营销学上研究消费者心理,免费的跟花钱的给客户带来的心理满足是有本质区别的,哈哈),不过这边的农民也不会太介意你顺手摘一两个的。还有开得大朵大朵的南瓜花,同事说他家有到菜,是用新鲜的南瓜花裹上鸡蛋面粉糊再下油锅炸,可以想象那本来就是黄色的花在炸成金黄色的还散发着淡淡南瓜香一筐花端上桌,那是怎样的美味呀?口水都把枣核咽进去了。小院子里,屋顶上都出是南瓜,有万圣节做南瓜灯笼、童话上南瓜马车那样似地扁圆形的,也有长长的弯弯的头挨着尾的圈圈样的。可爱至极真想抱一个回家去,可惜我没那才情让它变成马车或者变成灯笼,那还是别糟蹋农民赖以越冬的储备了。继续向上,小溪对面人家的天地里看到了矮矮的栗子树,外面还是一团团毛刺包着没咧嘴呢。可惜那条小河的阻隔,不然肯定去近距离去观察观察,顺便揪它两个了,以至于我在回程的路上都为没去摘那栗子耿耿于怀呢。再往上就到了南果梨老祖树了,五百年的老果树升出的枝丫如华盖般遮住了围起来的墙垣,满是皱纹的果树上已很少挂果了,有的只是人们挂的红绳寄托的祝福。

  过了老祖树的半山腰就只有土路往上了,路旁已是无人看管可以随便摘的南果梨了,但似乎都没熟透而且三个人都嫌太沉,谁也没往口袋里摘,就边走边吃,一不小心还会被梨撞了头。地上也全都是梨,这样的有些掉下来好几天的也许才真真熟了呢,能有南果梨的酒香味呢。又看到了那颗山楂树,那颗和大姐拍过剧照的山楂树,可惜这时候的山楂还没熟,连酸味都吃不出来。继续往上,地上的路都被茂盛的植物遮蔽了,散落在各处的坟茔旁是是白的黄的小野花,开的格外艳丽,似乎是特意守侯这些亡灵的。反正不管是什么地方的小野花,看了心里都特别的欢喜。小鸟童鞋亦然,她总会送不同的男人小野花,哈哈。

  下山的路上紫色的茅草随风舞动,甚是好看。又顺手摘了两个苞米,同事马上会意可以拿去二一九公园喂鱼。秋后的玉米掰一粒直接放在口中嚼,就能嚼出玉米的香甜来的。可惜另外的两个人不懂的享受这美味。下到有人家的地方,路边看见有养溜达鸡的,刚刚掰的苞米派上用场了,拿出来喂鸡,还教那位城里长大的女童鞋怎么认公母,那大肥鸡也不怕生,咕噜咕噜一边吃一边发出像鸽子一样的声音,笨笨的,跟傍边的那位她家近亲的女童靴一样可爱。一粒一粒的把那群鸡引着跟我们走,可惜苞米被那他们的近亲童靴抢去一下子全喂完了。正当我一粒一粒喂的时候旁边的同事兼同乡已经急不可耐了,让我快点,我打趣他是有心理阴影。这又让我想起几个星期之前的一次二一九喂鱼事件:我跟这位同是南方人的同事拿着公司食堂每天早餐发的馒头去喂鱼,刚到池边,两人没说一句话,同事一小团一小团的扔,旁边一个光着膀子的大哥不屑的抛出一句:“一看你这抠里吧唧的就知道是南方人”。我马上捧腹大笑。也真佩服那大哥,咱两可是一句话没说,也不能听到说话口音,就凭着真能判断是南方人么?这句话把同事郁闷了一整天。以至于后来同事每天强迫我多要一个馒头,攒了一个星期两个人拿了十四个馊馒头再次去喂鱼,这次他是拿跟砖头一样硬的馒头去砸鱼去了,一边砸一边念叨,看你还说不说南方人小气。

  在喂那群鸡的时候突然路边还过来一辆车,还在我不注意的时候在我跟前停下来了,我也注意到了,原来是蒋光宇老师,正带着妻子孩子也去上山玩呢,没想到这么投缘,竟然在那样的小山村碰到出游的老师。不过去这南果梨老祖树也正是课间跟老师闲聊时知道有这样自然没有开发的好地方的。别过老师我们下山往另一条路上别的山去,路旁是小河已变成了石头缝隙中流过的潺潺溪水了,下去洗洗脸,那水凉快这呢。一边走一边感慨着,要是这山里有个亲戚啥的该多好啊,周末来度度假住上一宿。多么享受啊。小鸟同学说我可以认爽爽家做亲戚的,不过如果我认了她家做亲戚,她家的那乡村饭店会被我吃黄的。怎么大家都认为我是个吃货呢?接着路过一户人家的院子,里面种的水果特别,还都长的特别各饱个圆的。尤其是那八月就熟的肾型黑溜溜的李子仍然挂在枝头,另外的两人都感叹没吃过,于是我有不付众望的隔着铁丝网摘了三个,分而食之。还有那一斤重的苹果实在是太远,也不好跳进果园去偷便作罢。上到山腰仍然过了一片梨园过后任然是没有路就在那儿俯览群山环抱下的村庄和果园,欣赏美景我感觉还差了点什么,原来是落日,还没到下午太阳下山的时候,那时候应该再加上落日的余晖和不同于南方的远处淡淡的一摸红霞,炊烟袅袅升起。该是多美的画幅呢!

  下山经过李子树对面的院落时发现苞米地旁边隐藏的不易分辨的甜杆,不顾围栏上带着毛刺的藤蔓去撇折一颗分着吃,又让城市里不认识农作物的女童鞋长了见识,还留下了甜杆尖被那位女童靴认为是用来做扫帚的穗子,青青的,插在花瓶里跟麦穗一样的。

  就这样一路吃一路走的回到公交车终点,回到市区,去吃久违的山南熏肉大饼。肉,小葱蘸大酱夹在饼里,很东北的吃法我吃的很习惯。确实不错。

 文/网友 夜猫  

原文网址:http://blog.beimeicn.com/blog_u16550/p/194570.html


北美旅游网,北美中文网版权所有,未经同意严禁转载!一旦发现,违者必究!

评论

仅注册会员可以发表评论.
请登录或者注册

Powered by AkoComment 2.0!

< 上一篇   下一篇 >


WESTCA Technology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 北美中文网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 苏ICP备08006909号
Code powered by Mambo; Logo designed by Vivian 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