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rrow 特色栏目 arrow 旅行游记 arrow 其它国家 Other Countries arrow 踏上我们的旅途 兄弟肩并肩   加西网: westca.com | 网站大陆访问入口: 88tours.com

踏上我们的旅途 兄弟肩并肩 打印


         路漫漫其修远

           风吹麦浪 漆黑一片 远处飘来两辆四个轱辘的小汽车 里面有七个兄弟

           远山的高大 小溪的清澈 虫鸣荡漾 花草重叠 美不胜收 我们的小五台 南中西走起

           一辆超豪华敞篷大跑车把我们带到隧道口 迂回的盘山路 黑漆漆的隧道 白哗哗的羊群 还有那放羊娃 已在身后

            拔起 呼哧呼哧 口中没有冒白烟 起初的垂直上升 有些小不适应 速度渐慢 第一个丫口 躺倒一片

            横切 懒散的步伐 没有上升的辛劳 那就多了欣赏美景的一双双色眼 牛粪 小草 鲜花 还有那野生小草莓 酸酸的甜甜的 味道好营养足 不用担心那些个啥

            牛儿还在山坡吃草 却不见那放牛人哪儿去了 牛肉 我们看到的都是牛肉~ 深色的牛 天然的牛 黑白花的只有那么一两头

            马放南山上 呼唤我的战马来为我驮包 他全然不理 悠闲的田园生活已使它失去了斗志 我以后还怎样骑着你扬鞭江湖啊 我的它 马鸣风萧萧

            别看我只是一只羊 矫健 敏捷 还有什么词来形容这运动健将 山上那一条条横切线路基本都是它们的杰作 是吧刹那~ 队长提议下山到老张家烤只羊 欢呼

            与牛为伴的人 无尽的横切 距南台越来越近 一条黄狗一间用木头和塑料布搭起来的简易房子 啪啪..啪 够劲儿的鞭子声 我们赶着牛儿走 牛儿赶着我们走 与放牛人夹杂在牛群中闲谈着 纯朴的他们把我们带到了水源地 甘甜 “我们只做大自然的搬运工”也不好使

            无尽的上升 望不到顶 上升 望不到顶 上升 还是望不到顶 向下望 风起云涌 次上升非彼上升 没有路 只有那疙疙瘩瘩的骆驼草 身心疲惫 只有意志力充当着我们的核反应堆 小宇宙在燃烧着

            云中 南台 我们登顶了 石头房子 那是南台庙 敬仰 风马旗在玛尼堆上挂起

简单的补充能量 继续走起

            错路急雨冰雹 一条右侧的山脊迂回横切线大家认为错了 于是马上上升到山脊上 踏着那骆驼草艰难的上升了十几米 陡然间黑压压 噼里啪啦 雨点狂落 我还觉得不会下大 湿了 慌忙套上雨衣 黄豆般的冰雹就下来了 打在身上生疼 轻装跟在我们队伍后面的大叔在我们为他拿出帐篷遮雨前已变成落汤鸡了 五分钟左右 我们冻僵了 雨也听了 赶紧走起来 已便体温上升

           同行老驴户外以来最坏的天气 横切一段后一个急降的陡坡 下面就是羊毛鞍 这个地方我想我们会永远记着的 正要下降 小雨来了 套上雨衣 下降到坡下 已经是七八级的大风了 伴随着雨点 惨 坐在石头上蜷缩着避雨 卖给我雨衣的商贩给我的雨衣是小号的 我完全不能像其他队员那样将身体蹲下罩在雨衣下 下半身湿了 风还在挂着 我的腿快失去知觉了 这时黑羽让我将腿放在他的雨衣中 这才好些 风不见小 雨也不见小 我们的体温渐低 面色苍白 不停的哆嗦 这是大部分队员的体征 不能再等了 这样大家会失温的 队长果断做出决定 男队员找能避一点风的营地 强行在大风中把帐篷扎起来 让队员进去保温 动起来 大家都已经冻僵了 像电影的慢镜头一样艰难的扎着帐篷 非常不容易啊 大家的帐篷都立起来了 进去 快快快 进去之后睡袋拿出 钻进 体温渐渐恢复了 不过还是冷 不敢出去 风渐渐小了 雨也停了 头有点疼 可能是刚才冻的 谁要白酒 我要 芥末给我送来一瓶白酒 这个时候白酒可是好东西 三两白酒下肚 顿时暖和多了 头也不疼了 把黑羽叫起来 让他也喝了点 感觉不错 大家都出去了 把帐篷移到稍微平整的地方去 所谓稍微平整只不过是和刚才那紧急时候比 地面依旧有坑和包 今晚就扎在这里了 本来原计划是急行到百花鞍扎营的 计划赶不上变化 天边的晚霞分外美丽 紫得如葡萄 红得如西瓜 好一盘水果~夜幕降临 衣服是湿的 帽子是湿的 我和黑羽决定去找些柴火点个篝火为大家御御寒 上顶很荒芜 找些柴火很困难 我俩只好带着头灯在半山腰的地方找些坏死的树干 其实也不多 很辛苦的才找了一点 南华他们在营地做着饭 我们把柴火弄回来在炉灶边上生火 热汤面 虽然在高山上不容易煮熟 还有些夹生 不过对与我们这群饿狼来说已是不错的美味了 其实用狼来形容我们也可以 我们是一个团结的团队 吃饱了 帽子也烤干了 进帐休息~

          我们的帐篷在路边 真的很吵很吵~ 我的睡袋不给力 一晚上都哆嗦睡不着 好不容易早上温度上升了可以睡一会了 结果一支来自山东济南的队伍中的部分。。把我们吵醒 我不是什么资深的老驴 但我认为登山户外的人要有很高的情操和素质 否则大山也不容你~我是和黒羽住一个帐篷的 一晚上我都哆嗦 他不停的找东西为我保温 弄得他一晚没休息好 谢了兄弟 这份情谊记心头~

          早饭用过后拔营向中台进发

          顺着羊毛鞍边上的一条横切线一路向百花鞍进发 途中遇到一个补水点 从羊毛鞍出发后大概十分钟(重装)路程 路中有黄色布条标记

          中台 文明人的不文明 到了百花鞍继续横切 上上下下 最终到达中台 这个台是最不费力的 中台 你让我看到了现代文明人的不文明 遍地的垃圾 我不明白你们这些“文明人”户外登山的初衷是什么 但我知道你们也应该是觉得小五台这里的景色是美好的 可是你们这些臭虫来了之后 味道变了 后人都在鄙视你们 大自然也在鄙视你们 社会在进步 素质还是落后

           风雨西台 从西台一路横切 一路下降损失高度 慢慢横切路 一群群的山羊与我们作伴 不 是烤山羊 无限接近西台峰脚的时候雨又来了 稍微避了一会儿后 大家还是决定冒雨定台 不然时间损失的太多了 黑大师精力充沛啊 我们上升走的是踩出来的小路 而他则专挑没有路的地方去垂直上升 看着他的远去我突然像打了鸡血一样来了力气 赶到走在前面的南华身后 我要疯了块让开 就是这一股子劲儿 让我以涡轮增压的力量冲上了西台 西台上风雨很大 我只穿了一件T恤 冷啊 一分钟后黑羽也上来了 三分钟后大家都上来了 拍照赶快下撤 太冷了   下降前给张家窑的老张打了个电话(中国电信竟然在台顶有信号 联通啊移动啊神马的都是浮云) 要他到山下接我们到他家 顺便烤只羊 哈哈哈 结果一会电话回过来 村里的羊都上山了 买不到羊 只能杀两只鸡了 也行吧 ~我要把村里的鸡全吃了

          下降 可怜的膝盖 队长让我追上前面的队伍问一下下面鞍处右侧的路是不是通往西金河口的路 义不容辞 像下冲 雨中的路很泥泞 不怎么好走 连滚带爬的追上了前面的队伍 问清楚了路线 放下包等着队伍 这时感觉膝盖无尽的酸胀 难受啊 大家都带了护膝 只有我没带 这就是代价 稍作调整补充能量 下降 不断的下降 膝盖有些发软 到达一个鞍的时候我们直行 后面的两个人则乡下走了 通过手台联系都可以到达山下 就不用重新汇合了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下降 我们小分队率先到达西金村 这里有上演了一个传奇故事 闲暇的时候再给大家讲吧

           从西金村出发去张家窑老张家 已是18日下午六点多了 还是那辆敞篷跑车 还是那个赛车手老张 憨厚朴实的他等了我们三个多小时 到了老张家天已经黑了 炖鸡 炖土豆 生大葱 莜面饸络 小米粥 不一样的人生不一样的美味

            起驾 回京

            谢谢大家的团结 逆境 大家相互扶持挺过来了 艰辛 大家无所畏惧 笑容面对 这次我们经历了很多 丰富了我的人生 和你们出行我很开心很快乐 ~队长南华细心负责 大家很信任他 好队长。 大宝也挑起重担为我们解决了大麻烦 老张很崇拜你 哈哈 户外大哥。 黒羽 大家出来都很需要你的加入 不解释 哈哈 以后别找借口不出来。 刹那 女中豪杰 背那包有够沉 行途中一直看到的是你的笑容。 齐齐 看起来很瘦弱 不过决不弱不经风 两次小五都经历了 很坚强 很强大。 芥末 出行最佳伴侣 哈哈哈 户外好兄弟。                 

            我们的队伍很强大~踏上我们的旅途 兄弟肩并肩


本文从互联网中收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原作者有任何疑问请及时联系网站管理员,本站将立即予以纠正。

评论

仅注册会员可以发表评论.
请登录或者注册

Powered by AkoComment 2.0!

< 上一篇   下一篇 >


WESTCA Technology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 北美中文网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 苏ICP备08006909号
Code powered by Mambo; Logo designed by Vivian 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