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rrow 特色栏目 arrow 旅行游记 arrow 其它国家 Other Countries arrow 草原之行——走着走着就绿了   加西网: westca.com | 网站大陆访问入口: 88tours.com

草原之行——走着走着就绿了 打印

      凌晨四点多的时候,从火车窗外,看到了日出,阳光渐渐洒满大地。特别喜欢在火车上看见日出,也习惯了带着一本书。这次去的地方——内蒙——成吉思汗从这里策马出发打江山。而我随手带着书是卡尔维诺的《看不见的城市》,书里有忽必烈汗与马可波罗的大段对话,诚如卡尔维诺所言,“《看不见的城市》就像是由马可波罗向鞑靼人的皇帝忽必烈汗所作的一系列的旅行汇报。”当我带上这本书时,并没有想到这次旅行的目的地就是到达忽必烈汗生于斯长于斯的土地。

    我和草原有个约定

“总想看看你的笑脸,总想听听你的声音,总想住住你的毡房,总想聚聚你的酒樽……我和草原有个约定,相约去寻找共同的根……”小车载着我们一行五人,从市区开往草原。一路上车里放着关于草原的歌曲,导游一路给我们介绍内蒙的经济和民俗,带着家乡的自豪:“我们内蒙……,我们内蒙……。”

    对于内蒙的念想,更多的是因为草原,苍茫空旷一望无边是一种怎样的感觉,马背上的民族是否有诗里所云的豪迈性格?我想知道。我知道的太多了,而呈现出来的或者说观察能力所及的都太少了。我不是一个真正的旅行者,我只是那个“在梦里走了许多路,醒来还是在床上”的人。

     只是不曾想到,我会如此早地实现这个念想,在奔赴这场约定的路上。曾试想过无数次的相见场景,比如会热泪盈眶,会双膝跪地,会不能自已地奔跑向前,或者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像许多人一样淡定从容。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即使表面平静,内心却心潮澎湃。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很难做个淡定的人。

    驶离市区,人逐渐稀少。车在盘山公路上行驶,车窗外起伏着连绵的群山,我们翻过的是阴山山脉。小时背诵王昌龄的《出塞》:“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到了阴山,才体会到出塞的雄浑高远的意境。

    这意境,随着翻过阴山,越来越清晰。市区的喧嚣和浑浊被弃之身后,每一个呼吸里都带着旷野绿草的清新和泥土的气息。眼睛里所见的,都是一寸寸没有人为雕琢的自然风景,这种美实在是我这种词句贫乏的人所不能也不敢妄自描绘的。马可波罗在给忽必烈汗做旅行汇报时,也曾说:“记忆中的形象一旦被词语固定住,就给抹掉了。也许,我不愿意全部讲述威尼斯,就是怕一下子失去她。”对于美丽的风景和事物,或许许多人都有如我一样的战兢和词穷吧。

   我们的前方到达地是希拉穆仁大草原,“希拉穆仁”在蒙语里是“黄色的河”,我不知道这是否与黄河有关。进入草原后,视野的尽头都是草原和天空相汇成一条线,所有照片的构图无论如何取景,都是两部分——天与地,零星而建的蒙古包就像散落在绿草丛中的白色棉花糖。到了驻地下车时,有蒙古小伙和姑娘唱着蒙古歌曲手捧哈达来献下马酒,那酒抿一口非常醇。

  一山之隔,隔断了尘世的喧嚣,如果这里永远都那么纯静,那是好还是不好呢?

 


本文从互联网中收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原作者有任何疑问请及时联系网站管理员,本站将立即予以纠正。

评论

仅注册会员可以发表评论.
请登录或者注册

Powered by AkoComment 2.0!

< 上一篇   下一篇 >


WESTCA Technology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 北美中文网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 苏ICP备08006909号
Code powered by Mambo; Logo designed by Vivian 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