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rrow 景点介绍 arrow 美国 arrow 探秘美国国际间谍博物馆   加西网: westca.com | 网站大陆访问入口: 88tours.com

探秘美国国际间谍博物馆 打印

  在华盛顿绝大多数博物馆是免费的,但国际间谍博物馆是个例外。这个博物馆每天上午10点到下午8点迎接参观者,唯一的闭馆日期是圣诞节。入场券成人是18美元,中小学生是15美元。

  国际间谍博物馆(International Spy Museum)于2002年7月19日正式向公众开放。国际间谍博物馆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F街800号,正好与联邦调查局FBI相毗邻。整个博物馆由5座建筑组成,占据了华盛顿市中心整整一个街区的位置,总面积达5400平方米!从外观看,由灰色方砖块砌成博物馆怀旧色彩颇浓。

  国际间谍博物馆将包括电影院、互动式展台、餐厅及间谍用品展览。总共大约20几间展厅,600多件展品,900多幅图片。展品多是从美国、加拿大、英国、以色列、前东德、西德、前苏联、捷克、乌克兰和波兰等地收集而来,部分展品则来自历史学家基恩·默尔顿,后者共收藏有6000件有关间谍的物件。在展出的600多件间谍工具中,既有东方的也有西方的,但多以美国以外的谍报机构的装置为主。美国的间谍工具不仅展出少,展出的间谍工具也都截止到冷战时期,冷战之后的间谍工具概不展出,以防泄密。对前苏联情报机构以及现今俄罗斯情报机构所使用的间谍工具,则统统展出且辅以文字详加说明。

  国际间谍博物馆历时7年建设,于2002年7月19日正式向公众开放,正好与联邦调查局FBI相毗邻!从外观看,由灰色方砖块砌成博物馆怀旧色彩颇浓。不要看外面一片阳光,当从里面转了一圈出来时,骨头里都会冒出丝丝的寒气。

  这家博物馆还将给游客们提供更多的体验间谍生活的机会。

  “这绝对是一种身临其境的体验!”博物馆的执行主管皮特·阿尼斯特说,他曾经和CIA一起工作过36年,参与过CIA多次秘密行动。

  “我们想带领人们完全走进间谍的精神世界”,博物馆的副主席卡斯林·科克里又补充了一句。

  这种“身临其境的体验”从参观者刚进大门就开始了。这个交互式的展览叫作“间谍学校”,游客们可以为自己选择一个虚构的身份,并必须在短时间内记住其中关键的细节,其中包括姓名、国籍、年龄、背景以及此行的目的。

  然后电视屏幕上的一个虚拟警卫就会开始对你进行“严格审讯”———一旦你回答错误,他就会大发雷霆对你吹胡子瞪眼。

  “间谍学校”还有大量对游客进行“培训”的互动式视频游戏———在规定时间内破解密码,辨认出接头地点,在某个看似平静的场合辨别出可疑的间谍活动,其中一个虚拟现实设备还可以让参观者走入虚拟的酒店大厅的人流中寻找经过伪装的间谍。更刺激的是,“间谍学校”还将教你如何安装电话窃听器、如何乔装易容、如何使用间谍影机等伎俩。

  有一个展厅是专门介绍间谍名人的,其中包括厨师朱丽亚·奇尔德,她当年曾经在斯里兰卡为CIA的前身OSS———战略机构办公室搜集机密情报。博物馆的执行主管皮特·阿尼斯特说:“连她做的菜里都满是冒险的味道!”此外,这些女特工中还有德国出生的性感影后玛琳·黛德丽,她竟然曾为OSS录制过宣传反德国纳粹的革命歌曲,实在是艺高胆大。

  博物馆有一个展厅向人们揭示了英国和美国的叛节间谍,其中包括安东尼·布伦特,他被揭露是双重间谍,还有被认为对中央情报局造成最大危险的叛节间谍阿尔德里奇·阿麦斯,他向前苏联出卖了几十名美国情报人员的名单,其中大部分都被处死。向前苏联出卖机密情报达15年之久的汉森也在展出之列。

  这台微型Model F-21相机在1970年左右由克格勃发明,可隐藏于扣眼中,有一个可由使用者从口袋按动的机关。只要挤压快门绳和假扣眼就能拍照。这种隐藏在扣眼的微型相机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在像政治家集会这样的公共活动中使用。博加特指出,曾在中情局情报部门工作多年的国际间谍博物馆馆长彼得-厄尼斯特就曾用过这样的间谍相机。

  口红手枪

  博加特在谈到这支4.5毫米口径的单发手枪时说:“它堪称经典。”“口红手枪”大概是20世纪60年代中期从克格勃特工手中缴获的。虽然目前尚不清楚这个危险的“死亡之吻”是否使用过,但氰化物手枪确实曾在那个时代用于暗杀活动。这些秘密武器是冷战时期苏美情报机构采取的“积极措施”的幸存例证。

  毒雨伞

  1978年,一名保加利亚特工利用这样的一把雨伞,在伦敦街头暗杀了保加利亚持不同政见者格奥吉-马尔科夫。技术人员对普通雨伞的内部结构进行了改装,只要一按机关,就能向目标喷射毒物。以马尔科夫为例,雨伞中射出的小球含有篦麻毒素,这种小球肉眼几乎看不到。国际间谍博物馆展示了一把在莫斯科特制的毒雨伞复制品。博加特说,1991年,有人在保加利亚发现了一个放满类似致命毒伞的房间。

  狗屎情报传递机

  狗屎?不要奇怪,确实是狗屎,博加特说,这种小装置是中空的,里面可以藏情报,这样,情报人员和线人就能轻松传递信息,同时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博加特指出,粪便通常单独留在某处,这是伪装成老虎粪便的信号台在越战中被用于指示目标的原因。狗屎情报传递机面临的一个风险是,这种装置偶尔会被人扔掉或发现。博加特说:“人生总是会发生意外,而这只是间谍或情报人员面临的诸多挑战之一”

  恩尼格玛密码机

  二战期间,采用无线电发送的情报存在被盟军拦截的可能性,于是德国人发明了密码编译机——恩尼格玛机。恩尼格玛机表面看上去就像常用打字机,但功能却与打印机有着天壤之别。键盘与电流驱动的转子相连,可以多次改变每次敲击的数字。相应信息以摩斯密码输出,同时还需要密钥,而密钥每天都会修改。不过,盟军最终还是破译了德国人自认为不可攻破的恩尼格玛密码。

  间谍的魅力是无穷的

  “这些东西实在太让人兴奋了!”间谍博物馆的创始人米尔顿·马尔兹说。今年72岁高龄的他依然精力充沛,他一边带着记者参观,顺手指着身边的一个微型照相机,说:“喏,你瞧,这玩意可以安在鸽子身上,从空中‘航拍’地面的景物,而且一点也不会引起他人的注意!”

  “真正的间谍也将对这个博物馆产生浓厚的兴趣!”博物馆的副主席卡斯林·科克里一语惊人,“我们也在考虑把这些公之于众所带来的安全问题。”

  他最后说的这番话算是对参观者的忠告:“所以,在博物馆里参观的时候你千万不要去招惹那些行踪诡异的游客,没准他们就是某个国家或者恐怖组织派来的间谍,要是你一个不留神知道了他们的真实身份的话,恐怕你的死期也该到了!”

  密码盘

  人们不由自主地都会想,间谍工具并不全都是那么的古老,但实际上,早在古罗马时代,凯撒就曾利用密码术对信息进行编译。这个密码盘的年代可以追溯至美国内战,由美国南方邦联一方采用——上面CSA三个字母代表美利坚邦联(Confederate States of America)的意思。这套装置的工作原理显而易见:转动里面一圈的轮子替换字母,比如M=G,P=J。密码很容易破译吗?如果情报不是以你熟悉的语言编写,那就不容易破译。问题是间谍都诡计多端,哪会用你熟悉的语言编码?

  皮鞋发射机

  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驻东欧的西方外交官都尽量避免在当地购买服装,他们更喜欢从西方邮购衣服和鞋子。在罗马尼亚,情报部门将西方外交官这一习惯当作了其秘密行动的一个优势,他们与邮政部门合作在鞋跟安设了发射机。博加特说,服务员在打扫房间中,无意中发现了这种录音设备,外交官回到房间,信号就会出现,而当他们全部离开,信号就消失了。
煤块炸弹

  1942-1945年的二战期间,由美国特务部门发明使用。这是空壳的伪装煤块,里面填充的是炸药。特工人员使用涂料将假煤块涂成与目标煤堆相近的颜色,然后投到敌方的蒸汽车头或蒸汽轮船的煤堆里,达到在燃烧时使锅炉发生爆炸的目的。

  树桩窃听器

  20世纪70年代初期,这种树桩窃听器依靠太阳能,在莫斯科附近的森林地带不间断从事窃听。它截获了往来于苏联在该地区的空军基地的通讯信号,将信号发送给一颗卫星,再由卫星将情报转发给美国境内的情报分析中心。由于依靠太阳能驱动,树桩窃听器就不存在更换电池的必要性。尽管如此,克格勃依旧发现了这个树桩窃听器,所以,国际间谍博物馆展示的只是一个复制品。

  邦德小汽车

  尽管博物馆里大多都是些真实的间谍用工具,但也有少量著名影视作品中出现的间谍物件。比如,博物馆中你可以看到007占士邦在《金手指》中那辆极酷的银色跑车Aston Martin DB5,1964年James Bond 首次使用。上配有机关枪,自动充气胎,防弹车身,雷达装置,弹射座椅设计——可惜这只是辆复制品。

  此外还有更多间谍们曾使用过的希奇古怪的小玩意:比如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直肠工具套件”,听这名够恶心的,这其实是一个药丸大小的胶囊,可以藏在人身上任何有孔的地方,里面装着几样小巧玲珑的切割工具。上世纪60年代一旦某间谍在执行危险任务的时候不幸被逮住,要想逃命可全指望它了。

  如果实在跑不了,间谍们还有最后一招——“致命药片”,由氰化物或者其他剧毒药品制成,据说审讯前服用效果特好。

(转载:乐途游民部落)


本文从互联网中收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原作者有任何疑问请及时联系网站管理员,本站将立即予以纠正。

评论

仅注册会员可以发表评论.
请登录或者注册

Powered by AkoComment 2.0!

< 上一篇   下一篇 >


WESTCA Technology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 北美中文网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 苏ICP备08006909号
Code powered by Mambo; Logo designed by Vivian 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