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rrow 特色栏目 arrow 旅行游记 arrow BC省内陆地区 arrow Kootenay & Okanagan 周游五:Nelson-Doukhobor-Greenwood-Osoyoos(ladybug原创)   加西网: westca.com | 网站大陆访问入口: 88tours.com

Kootenay & Okanagan 周游五:Nelson-Doukhobor-Greenwood-Osoyoos(ladybug原创) 打印

我们在Nelson 住的是在旧街区Baker Street上的Best Western Nelson,位于湖岸山坡上,想必秋天的时候湖景一定很美的。

8月7日原本计划是一早出发,我踩着点下楼集合,没想到敬业的日本同行们早已到附近的湖边散步拍照片,还有一位居然晨跑半小时回来了。

临出发了,司机愁眉苦脸地过来说,对不起,发现车子坏了走不了了。问他,那你通知公司没有?答曰,没有,我不知道车子坏在路上该怎么处理。摇摇头,难以置信一个号称开大巴十多年的老司机居然不知道路边紧急状况怎样处理。。。

幸亏一整车都是旅行社同行,大家忍不住打趣,哎,我们这次倒是要自己给自己找解决方法了。一边回到酒店去问附近加油站、修车行的电话和地址让司机自己去修车一边给车公司电话通知他们另外派车到Osoyoos等我们,同时给我们在Nelson找车去下一站,反正不能耽误行程计划么。

纷纷扰扰半个多小时我们终于还是挤进一辆小van出发了!
我们的下一站是Doukhobor。

去Doukhobor Discovery Cengtre的走法:Hwy#3A W - right on Frank Beinder Way - left on Heritage Way, 大约40分钟。位置在Castlegar机场附近。

Doukhobor Village,对我们来说是个非常陌生的地方,大概连发音都不太清楚,但是它在库特尼中部地区的发展史上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

这是一些背景介绍:

Doukhobor是俄语,1785年俄国东*正*教*主教Ambrosius把一群宗教异见人士称为 Doukhobortsi,亦即Spirit Wrestlers,和信主的正见相抗衡的人。而这群宗教异见人士就将错就错,采用了这个名字用于自指。他们认为,为了取得更好的生活,他们必须用爱,而不可以用任何形式的暴力。他们的信条主要有二:Recognize and love God with all thy heart, mind and soul(用你的心智魂认知和敬爱上帝); Love thy neighbour as thyself(爱你的邻居就像爱你自己一样)。他们认为基督生于肉身死于肉身,不相信基督肉体的复活,而是认为基督的复活是在信仰基督的人们的心里,上帝在每个人的身上。

受到他们的精神领袖Peter V. Verigin的影响和鼓舞,Doukhobors人反对军事行动和任何暴力行为。在1895年6月,7000名Doukhobors人销毁了武器,因为他们认为他们无权去杀戮,因为杀戮就是杀死与另一个人同在的上帝。他们的绝对非暴力主义受到了沙皇政府和东*正*教*庭的残酷迫害,同时也引起国际社会以及人文主义者Lev Tolstoy列夫陀思妥耶夫的注意。在后者的帮助下,1899年,加拿大内政部长同意安排接收7500名Doukhobors人来到加拿大,在现在的萨省一带定居下来。

Doukhobors人传统上聚族而居,男耕女织,共同教育和抚养族中后代。每个村落礼拜堂、织屋、厨房、议事厅和周边的耕地果园农场等等都是公用的。

接着,加拿大也陷入了经济大萧条。Doukhobors人在萨省耕作的土地被没收,他们又落入被排挤的命运,Peter V. Verigin决定带领他的族人再次迁徙,1908年从萨省来到了库特尼落基山中南部的Castlegar这一带定居下来。这次定居,给了他们差不多30年平静的休养生息的时间。最高峰的时候这一带曾经有90个村落。

但是厄运在1924年降临,他们的精神领袖Peter V. Verigin被血腥谋杀,群龙无首之下凝聚力慢慢散去,1938年Doukhobors人的村落渐渐破产,族人开始散往各地。不管去到哪里,他们仍旧保持着反战和平的传统,虔诚地延续着周日礼拜的传统。

Doukhobors 人的传统村落经过有志者的不懈努力,在1966年成立了博物馆开始得以恢复,然后一直扩充扩展到今天。他们的生活方式一直在外人眼里是那么神秘,却又发人深省。

落没有特别的入口,几座连排房屋呈矩形排列着,中间的大屋是集会所、大厅、公用厨房,楼上是些卧室:

村落没有特别的入口,几座连排房屋呈矩形排列着,中间的大屋是集会所、大厅、公用厨房,楼上是些卧室:

进到博物馆内,馆藏当时的文物还有照片很多,特别是那些带有宗教含义的挂毯,但是就不方便拍照了。

有两位义工在从前的纺织屋里古法纺织,就是用撕碎的旧布条做纬羊毛线作经织著名的Doukhobor手工地毯/挂毯:

院子后边果园旁的列夫陀思妥伊的雕像:

当时的人们为了方便往来在哥伦比亚河上修建了吊桥,促进了当地经济的发展,现在成为历史古迹和凭吊的地方

我们的午饭,就在隔壁的旧式餐厅里吃。餐厅主人严守当时的菜单给我们做了非常好喝的罗宋汤和。。。非常甜的蓝莓馅饼。餐厅的布置还是带有俄式风格:

一直回想着Doukhobor 人的故事,周围的满眼苍翠中吃了顿简单却难忘的午饭。

刚吃完午饭,车公司帮忙找的另一辆稍微大一点的面包车带着我们的行李赶到了。于是大家一阵欢呼,上车出发。

下一站,就是前往2个半小时之外加拿大最小的城市之一Greenwood。

Greenwood的历史,和二战中日裔加拿大人受迫害的历史息息相关。

这里曾经是个采矿小镇,在上个世纪30年代已经开始衰败。二战爆发后,加拿大政府发出敌国侨民排出法,强制没收已经定居加拿大的日裔的财产,并且把他们关进内陆集中营。当时还规定,日裔侨民不得出现在离海岸线150英里之内的地方。被敌视,失去一切,不被允许工作,还要承担自己被关进集中营的生活费,许多人绝望自杀了。

Greenwood镇是其中一个接收日裔侨民集中营的地方。与别的地方不同,镇上的居民基本上是友好的,对这批侨民抱有同情心。而且,到来的日裔侨民带来了各种技术和技能,中间有医生、熟手匠人、伐木工人、农民等等,将心比心,一段时间后当时的敌意就基本消失了。而且他们的到来给当地经济注入了强心针。二战过后日裔被允许返回沿海城市,但是已经失去了一切的他们有许多人选择在滞留地定居下来了。所以今天,在Greenwood还有不少的日裔侨民,多数是耆老了,因为年轻人大多已经到大城市去打拼。

Greenwood博物馆,收藏了当时的历史文物比如说当时家居模样、旧时摆设,教会、服装等等,比我预先以为的大多了。现在这个博物馆还兼做BC旅游局的游客服务中心:

在游客中心工作的老阿姨,从二战末期就开始教日裔的小朋友们英文,已经几代人了,一位非常慈祥的老人,希望她永远长寿健康:

博物馆内部的一些馆藏 ---

教会结婚式的样子:

电话公司的总机操作台:

工作人员很热情,说我们是稀客,这一带很少有亚洲的游客来,更是没有日本游客,几位日裔阿姨尽管已经不大会说日语,却精心准备了妈妈的贴心料理请我们吃,望着她们真诚的笑容,我们的眼泪差点掉出来了:

这是消防局,由义工们自己管理和营运。傍山而建的小城有很多这样古老可爱的建筑,这一带据说秋色也很美:

走近了看,墙上贴着牌子介绍当时日裔集中营的历史。这座房子曾经充当了第10号集中营

市内提供探访历史的步行游览线路。

小巧玲珑的市政厅,在前面站着的那个男孩儿是日裔第四代了,到游客中心打暑期工,顺便学习历史:

市长和市议员办公室,就在市政厅门口第一间,很小很朴素:

今天是周末,市政厅里没人办公,所以就没见到市长本人了。从桌椅看得出Greenwood大概有一位市长四位市议员。

小男孩儿继续带我们往里面走,居然就是省级高等法院所在。不大但是很典雅的风格,高高的天庭,有许多镶花玻璃。据说现在把法院搬到别处去,以便募捐做些修复工作:

有人忍不住往法官的位子上跑,一尝夙愿:

参观完法院之后小男孩又领着我们往地下室走,刚才明亮的气氛突然一扫而空,立刻进入另一个昏暗世界---原来,法庭的地底下就是监狱了,省去移监运送的麻烦。

灯光昏暗的地下监狱,石墙铁门阴森森:

相信当时的法院和监狱一定上演了很多故事。

出得市政厅的门回头看看,眼前是开得正灿烂的花篮。愿不幸的历史永远随山风飘逝。

和Greenwood道别,我们的下一站就是过夜的地方Osoyoos

(待续.....)

 


北美旅游网,北美中文网版权所有,未经同意严禁转载!一旦发现,违者必究!

评论

仅注册会员可以发表评论.
请登录或者注册

Powered by AkoComment 2.0!

< 上一篇   下一篇 >


WESTCA Technology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 北美中文网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 苏ICP备08006909号
Code powered by Mambo; Logo designed by Vivian 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