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rrow 特色栏目 arrow 旅行游记 arrow 温哥华岛 Vancouver Island arrow 真太美了:品味维多利亚的布查特花园   加西网: westca.com | 网站大陆访问入口: 88tours.com

真太美了:品味维多利亚的布查特花园 打印

远在十五年前我旅居威尔士的时候,就闻及北美洲有个温哥华岛,酷肖英伦,被誉为日不落帝国本土之外的“小英国”。后来客栖花旗国的新泽西,又听当地的牧师提起,本州的“花园之州”徒有虚名,他周游世界布道,见过最美之地当属加拿大的“花园之都”维多利亚,特别是那儿的一个大花园。

不过,在未“实地勘察”之前,我是怎么琢磨也想象不出它究竟能漂亮到啥程度,毕竟自个也曾游历过不少中外胜境、私人花园、宫廷皇苑等。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嘛。而当今年我真的亲临其境时,才惊艳得不能自己,怦然心动,疑为天作,叹为观止。

温哥华岛(Vancouver Island)是北美西海岸的最大的岛屿,比加东的爱德华王子岛(PEI)大上五、六倍,其面积几乎等于台湾岛,但是人口却仅有75万,是台湾的三十分之一。维多利亚市则座落在该岛的最南端,是最大的都会,现今市区人口约八万余,为卑诗省的省府所在地(并非人们想当然的大城--温哥华)。

维多利亚也是西岸最古老的城镇,远在温哥华建置以先,便是加西的港市口岸、海运枢纽,其时来加拿大淘金、筑铁路的劳工,都在这里居住生活。后来温哥华开埠了,它的地位才渐渐被后者所代替,但是省会的宝座仍旧未失。

该岛因着深处太平洋中,温暖湿润的空气、充足明媚的阳光、全年适中的雨量,使得林木深深茂密,花草郁郁葱葱,而被喻为世外桃园、名震寰宇。就在维多利亚北郊 21公里处,座落着着名的布查特花园(The Butchart Gardens),从温哥华乘坐轮渡不到一个时辰,下船驱车半小时,便可以到达。这里依山傍海,丘陵起伏,森林环抱,风水极佳。本来一上岛就觉得置身于一 座巨大的园林中,现在更是进入了园中之园。

布查特花园的前身是一个露天石灰岩矿场,开采的原料供应罗伯特-布查特先生的水泥厂,后来掘尽 而废弃了,布查特夫人决定将这赤裸敞开、凹凸不平的大坑美化妆扮起来。酷爱园艺的他们伉俪,逐步地移土填地、顺势而建,并大量采集、种植各种花卉,以点及 面,步步为营地扩大范围,依次辟出了坳园、玫瑰园、日本园、意大利园、地中海园等。

这些园子既相对独立,又互为依托;既各具风格,又遥相 呼应,把废墟的每个角落都植被覆盖起来,看不出矿坑原先难看的痕迹。他们还藉着频繁旅行世界各地之际,广泛收集各国的稀有植物品种,带回来试栽,例如高贵 的喜玛拉雅蓝罂粟花等,也都获得成功。就这样,经过了长达17年的辛勤耕耘,花园于1921 年大致建成,很快又向公众开放参观,美誉随之不胫而走,如今已经蜚声响彻全世界。

莅临这里才知道,它确实是一座范围很大的私家园林,占地 面积约22公顷,比多伦多市中心的公园Christie Pits 大几乎两倍半。目前种植有超过百万株之多的花卉,虽说跟去年全岛盛开的30亿朵花比起来还是“微不足道”,但到处散发着无比迷人的魅力,丝毫不输给欧洲的 诸多皇家宫廷园林。花园门口的访者中心备有20几种不同语言的说明书,方便自全球各洲的游客们用自己的母语阅读响导。游人们被告知最好按照指南图示的路线 行踪逛游,否则极易失落在迷宫般的花丛灌林中而“挂一漏万”,事倍功半,徒然浪费了宝贵的时间。

我们于是中规中矩地沿着导图的指引,疾步 进园探幽。先经过的是水轮小广场,有一个大木质水车在不停地转动着汲水,一旁坐着个垂钓的小童雕像,农味十足,发人缅古之幽思。周边有多根立柱,还有凉 亭,均挂着花篮,内中鲜花怒放,垂吊下来,笑靥迎人,艳丽夺目。然而这些不过是给人们一点“热身”而已,当我们折进凹陷园(Sunken Gardens)时,倏地居高临下,豁然园现,登时被其中的秀色苑景惊呆了,尖叫、慨叹、不绝于耳的快门喀嚓声,交织在一起,拉开了渐入佳境的序幕。

步下弯曲跌宕的石级,来到这个山坳最低洼的园地中,徜徉在松柏、青藤、草坪、乔木、杂色百花之间,仿佛坠入了人间瑶池仙境。无数的花朵灿烂开放,惹得人们的 心花也怒绽,真是一步一景,举头回首之间,任何一个方位、视角都是幅幅旖旎斑斓的图画,让人拍摄不迭,生怕遗漏下了而深憾。

背景处的 Ross喷泉,水柱不断地摇动变换着姿态和高度,宛若一朵水质雾花,最高时甚可达到21米。它是四十多年前布查特的孙子所加添的传神杰作,为经典的庭园增 加了一道靓丽的驿动风景线。而再远处矗立着的那根高耸的铅灰色烟囱,乃早年水泥厂的唯一遗迹,虽然显得跟花园很不协调,却会蓦然唤起人们对昔日此地矿场的 回忆,提醒着这里沧海桑田般的变迁。我猜这大概就是主人故意保留着它的小小用意吧。

曲径通幽,我们顾盼开拓而行,左仰视半坡上的高大红杉 林,右俯瞰山谷底的五彩灌木,还有冬青绿篱烘托着的少女雕像,不知不觉地就踏上了陇顶。这儿一边是斜坡草坪上的露天音乐厅,造型优美,线条流畅,舞台顶盖 好象一个颇大的向上伸展的帽檐,排排的绿椅子可以容纳几百人欣赏表演,座位不够时席草地而坐也甚宽松,惬意得很。

正对着剧场的不远处,有 两根印第安人图腾的高高彩绘木柱,乃2004年时为纪念本园子动工百年所立。在这里再往北眺,只见绿麓下的水塘中还有座喷泉一柱冲天,其前是开阔的烟花观 赏区域,每年的七、八月间周六的晚上,都有燃放焰火的活动在此举行,届时夜空又被装点成火树银花,与地上的丽园媲美争倩,每每吸引着数以千计的人观看,映 照着花园之夜分外妖娆。

渐渐地脚前的小径旁出现了成片的大丽花,各种各样,花冠好大,婀娜多姿,多像炸开的烟花,吒紫嫣红。又间插着袖珍 型的向日葵林,迎风摇曳,让人不由地联想起凡高的那幅价值连城的名画来。不远处徐徐展现的大片草坪,宽阔开敞,就像一块巨大无比的翠绿地毯,厚墩墩的生机 盎然,又光滑平整,一根杂草都没有,干净鲜嫩的让人舍不得践踏;也成为花园奇景照片的绝佳本底与背景,衬托着其上的所有植物分外好看。

顺着走进玫瑰花攀爬萦绕着的圆门里,便是游客必到之处的玫瑰园。哇,这儿的玫瑰实在是盛开的太丰富了,八月份正好又是赏此花的最佳季节,大片大片的,五颜六 色,令人目不暇接,忘乎所以,流连忘返。有许多叫不上名来的杂交品种,花下都有牌子标明着原产地名及在美利坚玫瑰协会注册的年代。

在这里 狂摄抓拍,不管从哪个角度、视野看,人人都是“花中仙子”,我们在波浪起伏般的花海中尽情遨游,深深吸嗅着那扑鼻的香味,沁入心脾,精神气爽,十分的受 用。一直走到青铜雕塑--鲟鱼喷泉跟前,玫瑰丛才退在身后,而眼前这座精美的艺术品,系意大利的名家在佛罗伦萨雕铸而后运来的,鲟鱼摇头摆尾,活灵活现, 与喷洒下来的盆水融为一体,显现了另类的“鱼水之情”。

接着我们就遁入日本庭园了。这座颇具东方色彩的园子坡度蛮大,因而层次分明,沿着 细窄蜿蜒的台阶和溪涧,苍松青柏与东瀛红枫、樱树交相对应,错落有致,配以池塘荷花,小石庙亭,几株翠竹婷婷玉立,掩映着小巧茅庐,赤色弯木桥斜跨在绿阴 之中。似是尊尊盆景,却又失不京都御花园风范。给刚刚满目尽染西洋园景的人,以一缕清风幽雅、静谧典致的新意。

对华人来说,这起源于华夏 的东土园艺,自是不乏熟悉,一丝亲切之感涌上心头。而当年布查特夫人确是特地邀请了东洋专家前来帮忙设计,才建造的这么地道。如果细心留意的话,你还可以 从层林树缝里隐约看到海色,据介绍那里的海岬有个小码头,专供乘坐游艇或小水上飞机而来的游客停泊使用的,而且在那儿还可观赏海湾纵深的另一番绮丽景色。

真不容人有片刻的喘息,我们旋即又偏身于又一□瑞花祥草天地里:星池。这儿最初是为布查特夫妻饲养和观赏水鸭而设的,现在一泓碧水中浮生着簇簇荷叶莲花,周 边翩翩红花紫卉环绕着矮绿的冻青,后者则呈放射状的星芒分布。池子的中央有一个小喷泉,六只栩栩如生的大青蛙雕塑,正对着不同的方向在喷吐细水,自成一 景。

站在这里北望,但见地势节节升高,层层叠嶂,参差不齐,绿茵上山花烂漫,红、橙、黄、青、蓝各色相间,卉、草、树、岩、林互为依托补充,衔着其上蔚蓝的天、洁白的云,真是好看极了,天然的一帧绝美的风景油画。当然使人欲罢不能地快速按动快门了,待归去收藏作壁上观。

星池的南面,高如宫墙的冬青树形整齐,修剪得像一堵厚厚的绒挂毯,墨绿之中洞开了两扇白色的小拱门,格外扎眼。排闼而入,便到了意大利园。紧挨着树墙,立着 一尊墨丘利(Mercury)铜像,园内是水泥铺地,却砌着一方一方的花坛,布局对称,中间大的那个呈十字形,五光十色的一年生的鲜花在坛中争芳斗艳,招 人喜爱,好一派地中海风味的绚目的色彩。但却又与热带不曾有的针叶林木为伴,达到“风景这边独好”的意境,令人赞叹不已。

园子的东厢是园 主的居舍,青瓦白棱绿框窗建筑,古色古香,壁上遍布着茂密的青藤,根本看不到墙垣的本色,又与雪色的遮阳窗伞反差鲜明,煞是中看。这个的庭院最初是硬地网 球场,狭长的屋子系保龄球馆,以后才改作花园和冰淇淋、纪念品小卖部的。里面还保留有一间室内花房,玲珑的假山,潺潺的流水,养育着更娇贵的温室花草,也 是一处美不胜收的“小自然”境界。

毗连着的布查特旧居主室,隔开了意大利园和屋前广场,后者又接联着水轮广场,这就意味着走马观园近了尾 声,我们已返回了原点。这儿有一座佛罗伦萨风格的野猪铜像,它通体青紫色,惟有鼻子铮明瓦亮的,原来是被人不断抚摸造成的结果。因为意大利人有个说法,摸 摸猪鼻子会给人带来好运,所以游客们皆入园随俗、“如法炮制”,碰碰运气。

不过,我们的导游说,他带团来此摸过几百次了,至今也没得着个649彩奖啥的,大家轰然而笑了。俺只是让儿子过去摸着照了张相,以为留念,不忘记洋人还有如此一个传说罢了。

一个半钟头的疾速游园,实在叫人意犹未尽,离开车还有几分钟,马不停蹄的我们终于能坐在橡木椅子上小憩须臾。方才始终在追看捕捉,无暇用心细忖消化,现在得 以仍浸淫在花丛却可捋捋一直奔驰的思绪。至于身旁那间当年布查特夫妇的餐厅,可以享受英式下午茶的节目,我们就免了,一是时间不够,二是侨居英国时早就领 教过它的悠闲恬淡。而此地的这项服务,也算继承了布查特夫妻其时免费供应观光客茶水、点心之类的习俗,只不过面对现今云涌的游众,不得已发展到大型的商业 化对外服务了。

没来这个园子的时候,我根本想不到它是建立在矿藏的废墟上。来过以后想不到它竟然有这么大的规模、如此的壮观。当初 “始作 俑”者的奇特立意、构思,常年锲而不舍的打造、营建,巧妙地利用山势、遗址的原形,将陋就“陋”、把脏裸的矿床“因势利导”地改颜换妆,展现出崭新的容 貌,巧夺天工,反而别具一格,独占世界花园鳌头。甭说素来喜欢养花种草的内子观瞻了以后的喜悦之情,就连我这个不爱“小资”的“赳赳武夫”,也被这梦幻般 的“花花世界”所打动、折服了。美的东西总是不分男女老少、“皆大欢喜”的,俺又岂能例外?

藉着这精美的所造之物,我不得不叹服造物主的 伟大奇妙,也由衷地佩服园主的独到创意、呕心沥血,加上温哥华岛得天独厚的地理天时环境,令开花的时节特别长久,迥异于全加拿大其它地区冰天雪地、冬长夏 短没春天的“通病”,才落得这么一座“大观园”给后人赏心悦目、旷神怡情。它比起我曾经造访过的奥地利维也纳美泉宫御花园、德国波恩旁边的布吕尔古堡庭 园、英国温莎堡及伦敦的皇家苑林等这些“世界自然文化遗产”级别的园圃来,有过之而无不及,更何况它还是倾一家私人之力所完成、维持的。

如今已经轮到他家第四代传人在袭承这份产业了,布查特夫妇的曾孙女现也过了花甲之年,她时不时地来到园中与游客们共享这座祖业、饮下午茶,她为人随和,布衣 素裙,不见什么珠光宝气,颐指气使的贵妇样,很令人意外,颇有亲切感。诺大的花园,她当然不可能“独臂挡车”的,而是聘请了一家私人公司进行管理,雇用有 五十多位园艺师和花匠常年精心打理。致使这座花园荣膺了“加拿大国家历史景点”之称,更受世人瞩目,每年来访的人数已逾百万之多。

温哥华 岛因布查特花园而愈加传神,花园本身亦当之无愧为维多利亚、乃至全加国的荣耀花冕,同时还为岛城和其家族带来不菲的观光收入。此外,对于修复人类对大自然 的破坏、重整“旧山河”、变废为宝等方面,在注重、强调生态平衡、环境保护的今天,它也在无形之中竖立起了一个楷模、典范,值得后昆们效法、薪火续传。这 些肯定是初衷钟情园艺的布查特夫妇在百年前所始料不及的吧。

(转载:星星生活)


本文从互联网中收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原作者有任何疑问请及时联系网站管理员,本站将立即予以纠正。

评论
发表自 游客 于 2010-03-23 13:44:00
Good writing! Love it. :p

仅注册会员可以发表评论.
请登录或者注册

Powered by AkoComment 2.0!

< 上一篇   下一篇 >


WESTCA Technology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 北美中文网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 苏ICP备08006909号
Code powered by Mambo; Logo designed by Vivian 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