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rrow 景点介绍 arrow 落基山脉/班芙 arrow 加拿大落基山 天湖故乡   加西网: westca.com | 网站大陆访问入口: 88tours.com
AD
文章分类
首页
景点介绍
主题旅游
旅行游记
Hiking 线路
旅游常识
其它国家

加拿大落基山 天湖故乡 打印

冰原往往寄托温暖,位于艾伯塔省(Alberta)的加拿大落基山脉没有傲人的海拔,却以包容的姿态收纳了哥伦比亚冰原,以及一系列翡翠宝石般美丽的天湖。这些被造物主宠爱的美景,都由连接班芙和贾斯珀两大国家公园的93号公路南北串联,走在路上,你觉得自己就是个落基山的牛仔,眼睛里惟有天地。


资讯补给站


丰富多彩的落基山之旅是加拿大旅游局和艾伯塔省旅游局最新推出的“完美家庭”旅行计划的推荐线路,全程的交通、住宿、娱乐体验均能满足家庭旅游的需要。


先飞往温哥华,然后转飞卡尔加里(约70分钟)。从卡尔加里自己租车开始落基山之旅非常方便,沿班芙、路易斯湖、贾斯珀一直开到艾伯塔省首府埃德蒙顿(Edmonton)再还车。如果班芙爆满,第一站可以先到坎墨(Canmore),这个小镇的食宿价格要比班芙便宜不少。上冰原大道需要缴纳一定的环保费。


费尔蒙酒店集团开在落基山区的三家酒店(分别在班芙、路易斯湖和贾斯珀)无疑是行程沿途最奢华的住宿体验,旅游平季时,普通间价格250~300加元,豪华套间500~600加元,夏季旅游旺季时要多付30%以上。也可以询问当地旅游服务中心,查询经济型小木屋的价格,一般每间不会超过80美元。


艾伯塔省是加拿大惟一不收省税的省份,但会对住宿征收4%的旅游税。加拿大政府规定的消费税为5%。推荐购买的特色商品有:冰酒、枫茶、牛仔用品等。

纵向穿越班芙和贾斯珀(Jasper)两个国家公园的93号公路,也被称为冰原大道(Icefield Parkway)。这条路况有时候磕磕绊绊的公路,却是全球毫无争议的十大景观大道之一,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则形容它为“世界上最美的公路”。安迪说,“一路上每隔几公里就有个湖,像一串糖葫芦。”

一切有关美丽的评价都会因人而异。就拿落基山的湖来说,很多人公认路易斯湖最美,同行的旅伴中也有人将选票投给了梦莲湖(Moraine Lake)。梦莲湖所在的十峰谷(Ten Peak Valley)被印在了1969年版的20加元上,完全不输于路易斯湖。安迪呢,他把票投给了玛琳峡谷旁的魔法湖(Magic Lake),虽然表面看起来与其他湖没什么两样,但魔法湖的平均水位只有1米,冬天枯水期时,湖水通过地下洞穴下渗,经过碳酸盐层流入玛琳峡谷,夏天冰川融水时,湖水再次出现。印第安人无法解释湖水的涨落,于是将这片湖敬为神仙居住的地方。


我的选择是佩托湖(Petyo Lake)。当我在冰原大道50公里路段的观景台第一眼望到她时,被她修长的身姿折服。我承认,看湖最好的角度就是鸟瞰,看她安静地躺着,西侧的冰川和冰舌是她的枕头,北侧的群山是她的床榻,东侧和南侧的松林毫无疑问就是她的被褥……一旦让人浮想联翩,美与大美就分出了胜负。最妙不可言的是,佩托湖的前端组成了加拿大的象征——枫叶的形状。

 

哥伦比亚冰原服务中心前摆着的老式雪车,现在已经淘汰不用了,成了游客拍照留念的古董


冰川湖如果有父亲,她们的父亲只有一个——哥伦比亚冰原(Columbia Icefield)。哥伦比亚冰原是地球上除了南北两极和格陵兰岛之外最大的冰原,主要位于贾斯珀国家公园。冰原横跨北美大陆分水岭,面积325平方公里,冰层厚度100~380米,年降雪量约为7米。同时,哥伦比亚冰川还是北美洲水文最高点,冰原融水向北流入北冰洋,向东流入大西洋,向南向西流入太平洋。安迪告诉我,构成冰原的要素,除了海拔高、年降雪量大外,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即地形必须四面环山。所以,哥伦比亚冰原就如同一个托举着冰块的盘子,如果缺一个角的话,冰自然就洒了。


哥伦比亚冰原孕育了8条冰川,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阿萨巴斯卡冰川。冰川紧挨着冰原大道,顶端隐隐可以看到哥伦比亚冰原微微露出雪白圆润的脑袋。你可以停下车按几张照片就走,当然,90%的人不会这么草率,布鲁斯特(Brewster)公司的冰原雪车项目几乎是所有人都会尝试的项目。

艾伯塔省旅游局主席辛蒂在接受采访时告诉我,她最喜欢、最乐于享受的生活其实很简单,就是在路易斯湖畔的餐厅里喝一杯咖啡,呆一个下午。这一个下午,路易斯湖的颜色如同心情——正午时,湖水是欢腾的奶白色;下午,变得渐渐浓烈,深蓝深蓝;黄昏,当湖对岸的维多利亚雪山“抹上黄油”(当地人对“日照金山”开玩笑的说法)的时候,湖水越发幽静,似乎也要沉沉睡去。“或许,它真是一面可以读懂你我的魔镜。”


清晨7点,当我离开房间、下电梯路过酒店大堂吧时,路易斯湖出现了。记得在墨西哥奇琴伊察时,我所住的旅店的罗马拱门不偏不倚地“罩住”了远处的玛雅遗址;门,成了风景的画框。而这一次,路易斯湖选择以同样的方式与我初见,完全没有少女的羞涩。她穿透一排落地拱形窗,连同背后的雪山一起,以海啸般无法抗拒的气势涌来……等到我终于将急促的呼吸平复下来,细细再看路易斯湖时,她似乎也安静了下来,瞬息万变的晨光将窗格换成了宁静的油画。


因为不由分说地选择了湖畔的最佳位置,路易斯湖费尔蒙城堡酒店的上镜率甚至高过班芙的“兄弟”。在加拿大,百年历史的城堡凤毛麟角,因此几乎每个游客都会将它和冰蓝的湖、背后的雪山选取在一个画幅内,克隆一下地道的阿尔卑斯风情。酒店的内饰风格也是阿尔卑斯式的:巨大的吊顶、曲折的旋梯、高悬的鹿头,弹拨着竖琴的女子……大堂最显眼的地方悬挂着英国维多利亚女皇的女儿——路易斯公主的肖像。在落基山,自然法则与伦理谱系具有相似性,路易斯湖身后有一座海拔3464米的雪山,巨大的山屏与蓝色圣湖组成一幅天地和谐的画卷,而路易斯湖的湖水恰恰来自这座雪山,于是顺理成章,所有人都能脱口而出雪山的名字 ——维多利亚。

抵达班芙(Banff)镇的时候,天光已暗,半山腰的费尔蒙(Fairmont)班芙温泉城堡酒店在黛色的松林中披上暖色的光泽。隶属于太平洋铁路公司的费尔蒙酒店集团是北美地区奢华酒店集团的代表,早在19世纪末太平洋铁路在落基山脉艰难铺建时,费尔蒙就看到了当地的旅游潜力,硫磺温泉的发现加速了城堡酒店的诞生,来自英格兰和法兰西的新移民贵族蜂拥来到这里,铺垫了城堡酒店的百年传统。


幽深宽广的酒店大堂极具欧洲文艺复兴风格,安迪告诉我,1951年玛丽莲梦露来到班芙拍摄《大江东去》(River of No Return)时就下榻在城堡酒店,因为在拍摄前不慎扭伤了脚踝需要轮椅协助,城堡酒店的男侍者聚集在一起通宵打牌,挑选出那个有幸为梦露推车的赢家。就在距离城堡酒店步行10分钟的弓河(Bow River)瀑布,我找到了梦露在影片里的经典镜头。说是瀑布,其实落差不过5米,也没有惊涛拍岸的豪情,天蓝色的冰川融水在山间轻轻地拐了一个90度的弯,一切都在沿袭梦露,沿袭那个裙角轻飘的梦露。事实上,这部反映了百年前西部淘金热的影片,与班芙镇繁荣的历史不谋而合,1883年,正是三个不起眼的小矿工——弗兰克、威廉和汤姆——在无意中发现了一口仅有井口大小的温泉眼,才有了今天每年接待400万游客的度假胜地。

        班芙的小松鼠似乎习惯了游客,不仅不会四处奔逃,甚至还会立起身子和你玩耍
我望穿秋水想要寻找这种被加拿大列为濒危动物的小蜗牛,结果失望而归。安迪在偷笑,他把我带到紧挨着温泉洞的一处室外温泉。“要不要放大镜,它们只有苹果籽那么大。”终于,趴在池壁“扫描”了半天之后,终于让我见识到了一只正在蠕动的超级迷你版蜗牛。当地人称这种小蜗牛为“班芙温泉蜗牛”,体长只有 2~3毫米,是全世界惟一一种能够生长在硫磺温泉中的蜗牛,依靠直接吸收温泉中的微量元素和矿物质为生。因为小蜗牛赖以生存的温泉环境极度脆弱,因此,哪怕只是将手指在温泉水里蘸一蘸,都可能引发蜗牛生存环境的崩坏。所以,“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绝对是有道理的。

        伊娃和大卫在落基山脚下的牛仔生活,在我这个外来人眼里看来是最闲适的天堂生活


安迪或许是最了解艾伯塔的华裔向导,在他开车载我深入加拿大落基山的日子里,很多看似平凡的景貌也会因为他的讲解而妙趣横生。从卡尔加里西行,一路绵延起伏的金色草原,安迪指了指挂在车里的艾伯塔省旗说,“你看,我们的旗帜做得是不是很没‘性格’,上半面是落基山,下半面是麦地,这些场景在艾伯塔太司空见惯了。”一会又打趣说,“艾伯塔省的胖子很少,我们坚信,如果你连自己的体重都控制不了,一定做不成大事。”说到这句时,我打断了他。


“可是安迪,我听说艾伯塔的牛排是全世界最好的。”“对呀,但谁说吃牛排就一定会变成胖子?我们都爱运动,我们热爱冰球。”说话间,路两侧的草原上刚巧闪过一大群黑牛,安迪又开始了发挥,“艾伯塔省一共只有300万人口,却有500万头牛,牛都是圈起来散养的,吃的是纯天然的草料,所以肉质好,是世界上最顶级的AAA级牛肉。”


有关牛排的念想一旦被调动起来,就一发不可收拾。当斯坦·考利和他的金毛大狗站在Rafter Six农场口迎接我们时,我们已经饿到底朝天。斯坦的农场位于卡尔加里西南80公里处,距离印第安人自留地卡那那斯基斯(Kananaskis)很近。 1976年,意气风发的斯坦驾着车路过这片落基山脚水草丰美的地方时,决定不再走了。他把整个牧场盘了下来,而当他北上寻找搭建旅店的木材时,无意中结识了如今的妻子格洛丽亚,一家人从此以Rafter Six为家,开始了真正的牧场主生活。

“我的牧场当然是最好的”,老牛仔斯坦的性格里显然带着落基山人的轻狂和自信,但本质是真诚的,只要他觉得你足够真诚。斯坦也有足够自信的理由,包括李安的《断背山》在内,很多好莱坞大片都曾经在这里取景。牧场的旅店完全是由他和妻子自己设计的,松木刷上轻漆,暖暖的格调,墙壁上悬挂的鹿头、弓箭、油画带着印第安风情,椅背上的印第安人头像,是妻子格洛丽亚亲手编织的,功力不凡。过道里,他的四条大狗“肆无忌惮”、横七竖八地躺着,安分地睡着午觉。“你别不信,这些乖孩子们都和狼打过交道。”斯坦一边和我说话,一边手上还画着新酒吧的布局图,一切都由他自己掌控,他需要游客迎合自己的喜好和口味,老牛仔的脾气相比年轻牛仔来丝毫没有“降温”。

告别温哥华的海岸山脉,1个半小时后,舷窗外的风景再次被雪浪覆盖。雪浪其实是一个个山头,被靠近极地的风吹拂过,姿势整齐、排山倒海地涌过来。旁座的韩国服装设计师安娜显然比我更兴奋,“这是落基山?”“我想是的。”


因为喜欢落基山,安娜选择不远万里来到卡尔加里(Calgary)定居,她把自己的设计主页抄给了我,“明年这个时候你上我的网站,会看到很多落基山和加拿大牛仔主题的围巾。”在她说话的当口,窗外的落基山已经像雾一样逃遁了,淡淡的草原上,加拿大第四大城市卡尔加里已经露出了妆容,这座城市在官方的评选中曾经被评为世界上最干净的城市。“你看,它像不像一块由许多圆圈和线条组成的蕾丝桌布,我的第一个作品有灵感了。”


我想我比安娜更幸运,因为我的加拿大落基山之旅就将从卡尔加里最具艺术气质的一家酒店开始。酒店的名字,就叫“艺术(ART)。艺术酒店是卡尔加里当地最早的一家设计酒店,酒店的业主对于加拿大年轻人的先锋艺术特别感兴趣,他将自己收藏的50多件装置艺术品和画作、灯具摆放在酒店的各个角落,酒店大堂里最显眼的位置就是一件有关时光的作品—— 一排风格迥异的钟表摆成一排,下面写着——我记得时间流淌的痕迹。

(转载:环球网)


本文从互联网中收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原作者有任何疑问请及时联系网站管理员,本站将立即予以纠正。

评论

仅注册会员可以发表评论.
请登录或者注册

Powered by AkoComment 2.0!

< 上一篇   下一篇 >


WESTCA Technology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 北美中文网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 苏ICP备08006909号
Code powered by Mambo; Logo designed by Vivian 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