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rrow 旅行游记 arrow 温哥华岛 Vancouver Island arrow 太平洋的边缘(illa原创)   加西网: westca.com | 网站大陆访问入口: 88tours.com
旅行游记最新文章
旅行游记热门文章

太平洋的边缘(illa原创) 打印
风小小在那艘名为Canadian Princess搁浅的大轮船上吃午餐时颇为郑重其事地委我以重任般地叫我写太平洋边缘国家公园游记的时候,我其实没有太当一回事。没太当一回事的原因第一是甲板上风光无限,我好不容易抓住了摄影师色友好歹得让他前后左右好好为我多拍几张搔首弄姿的照片;第二是我不算太认识小小(才第二面之交嘛),我以为他在对我惯例般地客气,鬼知道他有没有叫所有人都写游记?第三是我不是很懂如何去集体感受一些游历,我比较重视和在意我的个人感受,可我的个人感受能不能代表集体我从来就不知道。所以当场我对小小说,“噢游记啊,怕是不太合适写。我……我这人比较讲求深度……”其实我想说的是别人或许不屑一看我写的东西而不是其他,但到后来如何被其他人抢了话头演变发挥直到最后我被奇怪地冠以一个叫“格调”的绰号实在不是我能控制的了。那个甲板上阳光很明媚,汉堡很开胃,在座那几人物质精神都得到极大满足后想象力出人意料地超水平发挥其实也不奇怪。

居然回到温哥华好几天后风小小还没有忘记,他发信来说你不要懒也不要赖,游记快写。我是一个外表坚强的人,如果是面对他我就会回答说哼我要写东西只能有一个动力,那是我自己想写,而不是被别人催;可是我的内在是一个容易被打动的人,人家一个人又组织活动又拍精美的照片又帮大家打听消息解答疑问维护网站还要算钱完了还为你这个懒鬼惦记写游记的事人家容易吗?这让我想起了多年前学校党支书语重心长地叫我好好考虑是不是应该写一份入党申请书的事来,那个时候我们被教育得知道入党是多么难的一件事情,可是居然……党那么看得上我,主动找上我。我当时就被感动得一塌糊涂,连夜起草了一份深情洋溢的入党申请书递交了上去。

这篇游记会不会也有一个深情洋溢的基调我现在还说不准。说实话,我连我们同游的一共是23人还是16人都没有搞清楚,正如太平洋边缘国家公园的长滩倒底是22公里还是16公里也是各说纷纭。Oh well,反正沙滩是够长。真的是够长。长得来第一天到达的下午一大群人浩浩荡荡地走向沙滩后我眼前立即不见了人,因为人人都变得如蝼蚁,在浩瀚无际的大海面前,在平整开阔而闪亮的海滩上,人显得那样微不足道。当天下午的游程设计是用双脚去丈量长滩。我们从扎营的Green Point营地出发往北走,整整走了一个下午,后来看地图知道那只是长滩的不到一半的距离。这一段沙滩沙地厚实柔软,风浪稳重而持续,所以相对来说游玩客比南边那一片多,冲浪滑板的活动也比较多,可是,那种多也只能是如同沙漠上长的一些草而已,根本成不了绿色草原的气候。走在长滩上,我一直感觉不到人的真正存在,只有海潮,不住的海潮,一浪一浪冲刷岸边,冲刷成一种宁静,心灵如同海鸥一般被放飞得很遥远。

I’m glad no one is here, just me by the sea…

那首多年前的旧歌,缓缓在胸中响起。这是一个集体活动?原谅我那一刻我不在意了。

为了搭早班渡轮早上四点钟起床无疑于贪图享乐的我是一个极大的挑战。在下午的沙滩上,我终于忍不住暖暖太阳的诱惑,在堆积的白白的圆木中找了比较避风而平坦的一块,用背囊枕着头,在海潮声中沉沉睡去……

没有看表也没有记时,醒来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眼前是依然阳光下绚丽的风景。远远地有人在独自玩走钢丝的游戏;缓缓散步的人走近我又走远我;其他同伴却完全没有了踪影。我想我还是接着往前行吧,走到长长的16还是22公里的顶端,看看那边冲浪者的天涯海角。在礁石处(是schooner cove?)遇到了三三两两的他们和成双成对的他们。没有人知道我缺席了那么一会儿,我说过了,在这里感觉不到人的存在。

同一个大洋,在它的东岸和西岸潮涨潮落的时间不同。黄昏时退潮开始,一直退一直退,退到湿润光滑的沙地象一个个相连的散场后的溜冰场,沙滩上反射出落日的金光眩目而壮丽。我喜欢就那样简简单单地向大海走去,向太阳的光辉走去。沙滩极为平缓,估计如果是有想自杀的人他们也不得不走上好长时间才能让海水淹没自己,我想到了那个时候他们也早就后悔了吧。

那个晚上,小小恋恋不忘目前离地球最近也最亮的火星。我们在夜色降临后又到沙滩上去观星。我得说这一次我是平生第一次真正认出了北斗七星和北极星和南斗六星和牛郎星织女星和巨蟹星座当然还有火星的位置。感谢云中漫步两位的启蒙教育,感谢太平洋的这一岸清色纯净透亮的星空,现在闭上眼睛,我还看见那一颗一颗的星星清晰地悬在我心的天幕上,有流星在滑落,来不及许愿了……

是Eric吧,他说来了海边不可能不接触海水,于是他向海走去。想想我也觉得有道理,于是我也走去,想想其他三人也觉得有道理,于是也走了过来。我们都熄了手电筒,在星星的淡淡光芒下走。海不知道退去了什么地方,那竟是一条相当长的路。小小说了句,“我们好象已经走到了海底了。”是的,大海仿佛已经不存在。四周漆黑,心里开始有点怕,我怕每一个下一步,我会掉进什么东西的深处去。一直预料的海水一直不出现。突然看见天上星星映了几颗在湿漉漉的沙地上,幽幽发出蓝光,脚下的土地更加不真切了……

写到这里,我不知道是否还要继续写下去。将近两千字足以向小小交差了吧,而上头那段文字用来结尾我自我感觉也颇有点意犹未尽的韵味。可是,可是让我心仪的森林还没有触及……

我喜欢海滩,然我热爱森林。

这个公园叫做Pacific Rim National Park。茫茫太平洋靠近北美大陆的地方,在那个边缘地带,有宝石般的温哥华岛。温哥华岛资源丰富,高山、湖泊、密林……人类在这里不象是什么霸道的主宰,而只是参与自然界的一份子。在这个岛的西部,就是长长的长滩,长滩显得是那样的原荒而野性,它介于大海和陆地之间,中间隔了一道厚厚的屏障,那是森林。

森林里开出了九条老少皆宜的远足路径。大地象是翻开的一本丰富多彩的课本,这九个章节各自讲述一个自然的历史故事……

我不想显得另类,尽管我知道我免不了总是被人觉得另类。除却头尾因时间关系而没办法去到的一号、二号和九号外,在我们走过的路径里,最让我难忘的,却是那条别人都说没什么看头的六号Bog Trail。生命在外来入侵的严峻考验面前凄厉地延续着,那些低矮的树干,瘦弱无叶的树枝,你怎能相信生存已是三百多年的古树?一样的蔚蓝天空,却因受冰川覆盖泥沼横生的酸性土地的影响,生存变成艰难的挣扎。艰难挣扎出一种遒劲有力的苍凉姿态。在这个本来富饶的温带雨林里,松树展现出另一种触目惊心的美丽。短短的0.8公里路程,我竟是驻足良久不忍离去。

如同我们地球上另一种生命——人类。生存是一种使命。我知道我们是高等生物可以移植自己,择优良土地生活,可是,我们又怎能看轻生命本身的搏击与挣扎,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

我想我还是赶快打住,否则我真的是要跑题了。
长滩与他们
长滩与我


评论
发表自 游客 于 2006-03-08 01:09:09
:x

仅注册会员可以发表评论.
请登录或者注册

Powered by AkoComment 2.0!

< 上一篇   下一篇 >


WESTCA Technology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 北美中文网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 苏ICP备08006909号
Code powered by Mambo; Logo designed by Vivian Sun